Sunday, 29 June 2008

夜景








没有Tripod,
所以手震+high ISO
paiseh

最喜欢中间那张。


P/S:Duel - 4 完成了,终于

Friday, 27 June 2008

歌词分享 - [不能和情人说的话]

不能和情人说的话,
奶茶刘若英和范范范玮琪合唱的歌。

之前每次听到都只是随便听听就算,没好好注意歌词,
刚刚电脑在播着的时候,无意间让我听到我觉得很有意思的一句


别人都说我很坚强
只有你劝我别逞强


的确,
一个真正的好朋友,在朋友需要安慰时,不是不断的鼓励他,而是告诉他,[我在这里,在你的身旁]。

只不过,要做到这样,在对方心中的位置需要被排得很高。
曾经,我也只是对朋友说些[be strong]之类的话,即使到较熟后也只是小心翼翼的问[好不好,可不可以支撑到]。

老实说,要做到说得出[别逞强]这句话,不简单。

双子日

去哪儿?

海边?
最好发泄的地方?

山上?
远离市区,忘掉烦恼?

摩天大厦顶楼?
看看夜景,忘掉其他?

我们,
允许我用这个词,
我们曾到过的地点?
重温,
最后的温柔……


再难过,
再怎么难过,
事实,会改变吗?
我还能说,我爱你吗?

接受事实吧,
我并不想骗自己,
只不过,
真心地对待,
换来这样的回报,
我还需要一些,
独自流泪的时间。


[一杯……Martini
[还有,现在几点了?]
[先生,十点,您还有两小时的时间。]
[嗯。]

手表?
我还在等着呢,
等着收那个意义重大的礼物。

手机?
它为我服务了两年,
就从你以[帮我抹手汗]当借口,
握得我的手好紧的一个礼拜后;
它没停止帮助过我,
帮助我在夜晚和你聊天,
帮助我在凌晨呼应你对我的想念;
而如今,
它可以休息了,
反正,它不会响起。


唱歌吧,
人家说,
唱歌是最好平伏情绪的方法。

我不唱歌,
你知道的。

点了一大堆的歌,
就这样坐着,
含着我的Martini
苦的,
是加了,
悲伤的眼泪吗?


画面出现一个女生,
其实并不认识她,
我对流行这种东西不在行,
你——你知道的。

她的声音很好听,
歌词更是棒,
嗯,
方文山,
这我知道。


[服务生。]
[是。]
[帮我买个蛋糕,什么都好,就是不要巧克力。]


谢谢你,曾带给我的欢笑;
谢谢你,曾帮我驱走孤单;
谢谢你,曾把我当成是朋友;
谢谢你,曾是我的一切。

谢谢你,都带走的欢乐;
谢谢你,重寻回的孤独;
谢谢你,我们不再是我们;
谢谢你,拿走的一切。


[先生,蛋糕。顺便提醒您,距离十二点只有一分钟,如果要加时请到柜台。]


点了蜡烛,
照亮了空荡荡的寂寞。

秒针只剩一步,
最后一滴泪落下……


谢谢你,周杰伦,
谢谢你,方文山,
谢谢你,温岚;

祝我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




改编自歌曲[祝我生日快乐]
词:方文山
曲:周杰伦
唱:温岚

-------------------------------------




这一篇,是我在生日那天晚上写下的,很巧的是,最后一个字打下,时间刚好是2359。

很悲伤的故事,怪就怪方文山,把[生日歌]搞得如此。
E说,亚洲人都有个死个性,就是喜欢把悲伤的心情看作是很有型的一种;
最近我的blog的死忠读者又说,我写的爱情的,是最好的。

综合一个日子,一首歌,两个人的话,
我决定就把故事定位成方文山歌词里的意境。


P/S: Duel的进展,很慢,很慢……

Thursday, 26 June 2008

Duel - 3

【玎玲~】王彝轻轻推开门,门上挂着的风铃 清脆的响了。店里传来悠扬的钢琴声,王彝环顾了四周,看见了 店中央的 店员。

【小姐,请问一下有没有卖半岛铁盒?】

【有啊,你从这边右转的第二排架子上就有了。】

【好的,谢谢。】

【不会。】

王彝 走到了 架子前,选了其中一本,走到收银处。

【喂!小周,快回来!继续练琴!】店后面 传来了 一个女人 的声音。原本 在弹钢琴 的 小周 却 在店里 跑来跑去。小小的脑袋上 反着带了个鸭嘴帽,一件比他大好几倍的衬衫,看起来特别滑稽。

【不去不去! 阿福 他爸 给他买了 最新的 魔兽世界 资料片! “胖子”技安 也有最新的 海贼王 漫画, 为什么 我就要在这里 练琴!?】

【小周,要乖。 要听妈妈的话,音乐 在未来 就是你的王牌啊。】王彝 也不知道 为什么 自己 会多事 去劝这个 素不相识 的小子,但是 这句话 还是说出口了。

【对,你看叔叔 都这么说了。快去吧 小周。】

------

王彝走着 走着。走在地下道里,是一种 很奇怪的经历,相信 很多走过地下道的人都会同意。一种 ‘嗡嗡’ 的压迫感,一种仿佛 被抽掉了 生气 的感觉。 但是,第17号街,没有。

走在这奇怪的 第17号街,处处 都是一些 神秘 而 奇怪的人,遮遮掩掩,像偷了东西一样。无可否认,这里 大部分的人 都是来买卖 赃货的。当然,也有 买命的,卖命的,卖身的,卖肾的——

【在下 王彝,特来 请教 先生。】王彝 手上 拿着 那本 【半岛铁盒】,对着 地低下漆黑 的小巷 恭敬 的说道,腰 已呈90度 地鞠躬。

王彝 口中的 先生,究竟 是何等人物? 竟能 让从来 都高高在上 的 王彝,如此 尊敬 如此 害怕?

尽管 第17号街,比其他街还要 安静 而 神秘得多, 但是 毕竟 是 做生意的地方,声音 总是免不了的。但是,这条巷子里,似乎 有某种 神奇的 力量,把所有的 光,所有的希望 都困在里面 一样。

【操!】巷子里 突出一口痰。

【谢谢先生!】王彝 脸上随即 泛出了 打从心里的 开心,他 慢慢的 走进了 黑巷子里。

【东西呢?】黑暗中 伸出了 一只 皱纹斑驳的 老手。看起来是多么的诡异 多么的恐怖!

王彝 恭恭敬敬 的 把 【半岛铁盒】 呈了上去,老手 一把抢了过来。

随即,是书被撕烂 的声音。

良久良久——

【啊——】满意的叹息。

【你想问什么?】被称为‘先生’的 老人 问道。

王彝 详细地 把事情告诉 他。

良久良久——

王彝 对着 那空空 的黑暗 沉默着,那 黑暗 也对 他 沉默着。

王彝 只能耐心地等,静静的 静静的。

黑暗中,先生 的手 有神出来了,两指间 架着一张 纸。

纸上 只写了 两个字——【贪婪】。

王彝 看得 傻眼了。也不管 是不是 不恭敬,【什么意思?!贪婪?!我很贪婪?!到底是什么意思?】

纸,慢慢的 轻轻的 飘落。手,不知在什么时候 早已 缩回去了。

黑暗中,再也没有任何 动静,没有任何声音。

王彝 只能 看着 那两个字,怔怔出神。

-----

【啊——】陈敛 痛苦地大叫,几个黑衣人 手上 戴着电击拳套,以4000伏特的高电压 激着他!

【呼——我——我到底——怎么得罪——得罪你们了?】陈敛不解,喘着气,汗流满了额头,背脊上 也早都因痛苦 而湿透了。

之中一个黑衣人 拔出了枪,指着陈敛的 双眼间,充满怨恶的说【我的 弟弟 就是被你杀的!你这狗娘养的!】

【查理!把枪收起来!你忘了 上头的交代吗?不——可——以——用——枪】为首的按下了查理的枪。

【哼!】

陈敛 不知道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几分钟之前,正当 他穿着衣服的时候,房门 突然 被几个黑衣人 踢开了,他们以 迅雷 不及掩耳的速度 冲了过来,连续 激着他!

陈敛 不知道 为什么 不可以用枪,但是 现在的他 真的觉得 生不如死!莫名其妙的 被几个陌生人 如此 对付,任谁 都不想活了吧?

他 不知从哪来的 力量,一把 抢过了 查理的枪,往 自己 的脑袋 开了一枪!

------

贪婪!贪婪!贪婪!贪婪!贪婪!贪婪!贪婪!贪婪!贪婪!贪婪!贪婪!贪婪!

无边的黑暗,像充斥着 亿万个人,同时 高呼着 这两个字!那两个字,似乎已经 实体化,浮现在空中,压着 压着,压得 他快 透不过气来。

地狱——就是这种感觉吗?

他苦笑。

压迫性的 呐喊 像 怒涛一样,继续压过来!

-------

【嗯呀!】陈敛 惨叫了一下。

血,并没有像 电影里 狂喷,这是加了压制器的枪,连枪声,都是那么的小,那么的。。。微不足道。执枪的人,也许 在心里 都有某种程度上 认为自己是上帝的 元素在。 取一个人的命,就像 不小心 踩上了 一只蚂蚁。

【是微不足道——】陈敛 心里 想着,慢慢 闭上眼,除了 几毫秒 前,那 枪声 的呢喃,像 情人 在 耳旁 低语,呻吟 一样之外,他的世界 没有了声音——


【我日!都说了 别用枪!兔崽子 不听, 现在快逃!迟了就来不及了!】为首的 赶紧喊!
血,从 脑袋上的 裂口,缓缓的 缓缓的 往四面八方 流出来。

一朵 开了花的 红玫瑰。


陈敛,觉得 身体 很轻 很轻,意识 好像渐渐 模糊,旋转,慢慢的 沉到了 潜意识 的 海底。

一切,是那么的轻,却也那么的重。很奇妙的感觉——死亡 原来是这样的啊?

那几个 黑衣人,匆匆的 跑着,跑下楼。

流下来的 血条, 还是一样的慢。慢慢的,抚摸着,安抚着 陈敛的脸。慢慢地 把 脸 遮掩住。。。

红,慢慢的 变黑。。。

-------

【什么情况?】

【查理 开了一枪,现在正在逃!】

【什么?不是说过不要开枪的吗? 那枪呢?】

【留在那里了!】

【糟了!】

【啊?】

-------

几个黑衣人 快到 底楼 的瞬间,他们突然发现,好像。。。天黑了。

他们错愕地抬起头,发现 一团 黑影 以一种 人类 不可能有的 速度 飘过了 他们的头顶,挡在 楼梯口!

几个 黑衣人 的时间,似乎 在意识里 被停格了。

黑影 阴测测的笑着,却看不见 声音 是从哪里 发出来的。 这黑影, 从头到尾,就是黑! 什么 都没有!

一团 类似 蒸汽的东西,在 地下 冒着,蒸汽 极快的 聚在一块, 形成了 一个 非常 诡异 的 骷髅 面具。

闪!

只有一闪!黑衣人 全都在同一个时间 以 自己 最擅长的 能力,攻击 骷髅面具! 毕竟是 久经训练的好手,就算 大敌当前 也不会 愣着不动,任人宰割!

骷髅面具 没有任何表情。

但是,动作 却快极!迅速绝伦 地 把所有攻击 化解了,一团 像手 一样的 黑影 戳进 每个黑衣人的 身体里,使了 石化术!

当 最后一个 黑衣人 快倒下的时候,骷髅面具 伸手 接住了 传声器,对 接听的人 说【シ ア オ•ヂョ ウ, ひ さ しぶ りで す ね。】(小周,好久不见)

-------

Wednesday, 25 June 2008

一种米养百种人

[
你知道吗,

我现在才发觉到,

原来我不是人才……



原来啊,

我是,



天才。
]


马的,
天底下竟然有这种人。

虽然是在开玩笑。

假期 - 书本篇

每次一回去,一定会去书局,大大的进货一番,然后在假期前就会看完,离开后又没书看了。

当然,这次还是九把刀,但却是看到了他的本人,也买了他的正版新书,得到了他的签名。
还不满足,这次决定要把他的系列都给收集完,
目标:九把刀,猎命师系列

一口气买六本,不到几天就看完了,再把剩下的几本给买完,离开前看到第十二本,离开后的第二天看完第十三本,又没书看了。

也买了一本橘子的《只是好朋友?!》,
这是第一次看橘子的书,印象中,好像有听过这本书。

这一本,在巴士上就把它看完了。
蛮好看的,很喜欢故事里所给的某些解答,或许这就是真正的答案吧。

Anyway,
里面有看到一句回应[男生和女生真的有纯友谊?]的话:
{当你回答这个问题时,脑海中,有没有浮现谁的脸孔呢?}

这说得真是太好了,
你们呢?


藏书的证据

应该把橱都给打开的,每个架子都装得满满的。

有人说,为什么要把书留着,看完就算了,留来浪费位子。
Well,会说那样的话的人,一定本身没有看书,也不用多做解释了。
就像有人不能理解二十多个人追着一粒球来踢有什么精彩。

Monday, 23 June 2008

最好的朋友 - 品冠

你笑的時候還是很可愛 好像從來不曾給人傷害
多久沒聚會了 雙眼瞇起來問我好不好
同一家餐廳卻變了口味 再怎麼熟悉也不是滋味
曾幾何時我成了局外人 而無言以對

我已經不是你最好的朋友 是什麼讓我們生疏了太久
我生日才過 你也忘了吧 時間帶走的比想像中還多
我再也不是你最好的朋友 分開以後默默一人往前走
有你的感動 我都記得啊 為什麼那個最好的人卻只能經過

想跟你說 我過得還不壞 善感的個性也都沒有改
年少相知的人 即使過一輩子 也無法忘懷
你曉得嗎 我其實非常感慨 總算還是能撐到了現在
此刻才明白 所有的無奈 都只是無奈

我已經不是你最好的朋友 是什麼讓我們生疏了太久
我生日才過 你也忘了吧 時間帶走的比想像中還多
我再也不是你最好的朋友 分開以後默默一人往前走
有你的感動 我都記得啊 為什麼那個最好的人卻只能經過

恍如隔世這個故事 回憶的結局剩下幾個字
你說愛 終究是 一個人的事
我已經不是你最好的朋友 是什麼讓我們生疏了太久
我生日才過 你也忘了吧 時間帶走的比想像中還多
我再也不是你最好的朋友 分開以後默默一人往前走
有你的感動 我都記得啊 為什麼那個最好的人卻只能經過

為何最好的人 都只是經過

Sunday, 22 June 2008

NICE!!

Blind Solve - Result



花将近五分钟来记,三分钟来解,

成功!

Background music when memorizing and solving : Canon



我没必要骗人,只是想不到方法怎样show人而已。

欲言又止

欲言又止的感觉?

我懂,很懂。

过后才后悔没说的感觉,
我更懂。

Impossible is Nothing

22th June 2008

1138
First successful BLIND SOLVE

Blind solving is no more an impossible for me

Weee~~~

Thursday, 19 June 2008

假期 - 吃喝玩乐篇

回到槟城,当然就是吃啦。

话说星期一看完Narnia后,就赶回家,和家人一起到淡汶吃海鲜。
理所当然的,怎样都是槟城好。


接下来就是重头戏了,
话说我是个念旧的人(我是不要脸,怎样?),在今年的新年前几天,发动了一个[2006 5SA4 Gathering]召集几个中五的朋友一起聚餐。
结果,我不敢说成功,但至少有个机会和老朋友聚聚。

中五过了,就到中四了嘛。
4SB2是一个最最疯的班级,进了这一班让我改变许多,很喜欢的一班。

动了念头,话不多说,就开始召集人了。

和之前5SA4时一样,我有做出一个类似名单的,记录叫过的人,能来的,不能来的,等待确定的。
老实说,叫中四的同学是所拥有的顾虑是比较多的,毕竟分开三年了,又都是疯子,不知变得怎样了,所以一开始我都是从较亲近的朋友叫起,然后再丢给中六的朋友一个任务:帮忙把学校4SB2的叫来。

也因为这样,我不大能好好地记录到谁到谁不能到,要确定人数已成了一大难题。唯一感到安心的是,中六那么多人,应该没问题的。

结果到了当晚,一路来的习惯,我都是早到的,早了个二十分钟,
[大概十五个人。]

结果排了三张桌,我一个人坐在那里大概十五分钟,才有人出现,然后陆陆续续来了五个人。
收到信息电话确定,过不久再来多三个,有十人了,松了口气。

但有一个住非常靠近的却不见人影,问了问,果然,忘记了。
我本来就有预备有人会忘记的,但也是懒惰一个一个去通知过,有心的就会记得。

也有几个,明明说可以了,也明明知道自己在当天有活动的,也没通知一下还是什么的,就这样,zzzz
也是有几个之前通知了当天在场又叫多一次的,都不能,就算了吧。

在大概一个小时后,一个有脸的出现了,身边还多一个不是很有关系跟今天的主题的,但没关系,我不是很在意,lol

疯子就是疯子,只有变得严重的可能,不会有痊愈的机会。
一开始还需要讲些[好久不见]的话来热身,十分钟后尾巴就出现了,
也同时让我见识到,中六的故事还真是多姿多彩。

结束之前,那个住得非常靠近才姗姗来迟,但总算有来。

废话过后,他们要去找那些说可以但又没来的算账,我还要去拿大橙小白,所以就没跟了。
拿出tripod,架起相机,拍了张全体照,还有人说:[他是要当摄影师的是吗。],会用到[他]那么生疏,知道是谁了吧。
我当摄影师?太遥远了啦。

10点多,走人。

P/S:当晚穿4SB2衣服的只有我和另外一人,还有另一个更过分,穿中五的衣,有脸。

第二天,收到信息,明天七点半学校打篮球。
我不会打篮球的,但很愿意奉陪,结果呢,根本没什么人去,都只是几个熟面孔,有一个是打电话叫醒了才知道来,但这次没多带人了。
有盖篮球场装上电子计分版了,劲;scout den变得好美。
吃了饭,回家。

下午,IronMan。


肖kia回来了,六个人,包括一个即将考试的,跑到cybercafe去打机,DotA, Battle Field, Counter Strike,乱喊乱叫,一路来的习惯。
过后就照约定,到Air Itam找Anthony。
结果,不得了,本来还以为来得及的,但却迟到了有二十分钟。
只因为,只因为,大家都忙着享受最后一天的1.92

塞车塞到不爽,
[这条路你会走吗?]
[Penang GPS来的, siao siao]
话不多说,直接就转进了。

是有缩短到一些路程,但还是塞了个十分钟。

在车上就有人在说了,
[不要去到那边Anthony讲下拨底吃。]
Lol,还真的不要这样。
还好就只是在旁边的档吃。

超无哩头的日本旅行故事,再上超级大餐,
超享受。

大概九点吧,the night is still young
跑去New World Old Town,坐在里面研究Rubik’s

[去CC啦,DotA DotA]
几个看不懂又没耐心玩的不断地在吵。

最后还是妥协跟他们了,但也拉了一个人开始玩Rubik’s,不错不错。

又去打了一两盘DotA,不会玩的人,怎样都是不会玩,整场都再躲人而已,我真的是好失败。

过后,回家咯。


To be continue, 不想写了。

Orange DIY

video

Duel - 2

锵 锵——

一片黑暗。


但高手过招,需要的,只是听觉,



气息的感觉。


没有电影里夸张的刀光剑影,持续着快速的移动,欺近对方,又即刻跃向另一个方向,兵器的相交,没有第三声的出现。

先发制人,是这场打斗的关键。
在取得先发之前,可不能让自己落后;
隐藏自己的气息比找出对方的呼吸更为重要。


[嘿,累了吧,脚步慢了半秒,呼吸快了半秒。]
东北方向!

不!
[你的破绽出现了,]
西南?

[倒数吧,再多十秒,]
植语术!

[十,九,八,七,六……]
每一声都从不同的方向来。

哪里呢?

不,
感觉气息才是对的。

[五,四……]

稳下来,稳下来!

[三,二……]

这里!

----------------
[呼,呼——]

即使像王彝这样出生于亿万富翁之家,从小就被教导什么是“教养”的人,也无法不对这个缠绕他近千遍的“恶梦”感到气愤。


[那是什么样的一个梦,好令人回味!]
当他第一次梦见的时候。

[什么嘛,都没结局的。]
当他第五次梦见的时候。

[糟糕,是不是金庸看太多了。]
当他第十二次梦见的时候。

[啊啊啊啊啊啊啊!!!]
当他第一次为这个梦境发飚,第二十三次。


而现在,第九百五十一次,
[免疫了吗?]
他苦笑。

有钱使得鬼推磨,
既然是亿万富翁,有什么解决不到的?


解决方案一,
最科学的方法,
心理医生。

身为心理科毕业的高材生,王彝很清楚没有一本教科书上可以解释不断重复的梦境,尤其,重复九百多遍的。
请教过的师傅前辈,无一不摇摇头说听都没听过的事,更别说理解了。


解决方案二,
王彝也不是那种什么都讲究科学的人,
算命佬,他的第二选择。

他选择昏暗的地下道,而不是庙外面一般坐着的算命——更为准确是解签者。
如果有能帮到他的算命师,他相信,就是那个地方了。
平凡的人绝对不平凡——
他本身就遇过这种人。

地下道,
人称十七号街,充满潮湿味道的传奇地下道。


关于十七号街的传说,

有人说,里面充满了流氓,异于普通地下道的小混混,这里的都是大哥级的,
逃犯,
通缉犯。
这是,死神主宰的十七号街。

有人说,它就像哈利波特里的万应室,你有需求,符合了十七号街的条件,就进得来,然后,得到一个你满意的答案。
而条件是什么,没有人知道。
这是,无可预料的十七号街。

也有人说,它是训练地狱,传说古时战神关羽也曾经在十七号街呆过一阵子,在这里掌握了青龙偃月刀的诀窍,也或许,青龙偃月的出生地就是十七号街。
这是,变强的捷径,十七号街。


十七号街,充满了十七个传说,上万个故事的十七号街。

---------------

十七号街在哪里?
传奇是那么容易被找到的吗?

既然能知道十七号街这个经典的地方,当然也还知道更多的东西。

王彝的工作使他接触到很多来历不同的人,更使他听过,看过,甚至[偷窥]过很多想象不到的故事。

他到现在还清楚地记得,当那个号称把赚钱当作兴趣,每天报纸上的经济版一定会看到他的吴大亨,出现在他那让每个人一眼就觉得很熟悉,一踏进来就认定了那是[家]的感觉的办公室时,他心里有的异样感觉。


吴大亨环视这个压根儿比不上他家佣人房间的办公室,眼睛最后停留在坐在沙发上,好整以暇的王彝。

[请坐,吴大亨。]
[不用叫得那么生疏,想当年我和你父亲也有过生意上的往来。] 说着,吴大亨也走向王彝另一头的沙发,很有大老板风范地坐了下来。

[大老板,你可真闲啊。] 王彝不想接吴大亨的话,也同时把他的专业水准发挥出来,忘却心中对吴大亨突然的出现所产生的疑惑。

[八一年欧洲超级品牌,号称历年来最成功的作品,水星沙发。不错啊世侄,全球限量五十套的好东西也给你找到。] 身处金字塔顶端的吴大亨,当然对享受生活很有研究。

[人都喜欢舒服的,不是吗?] 职业性的微笑。

吴大亨微笑点头,似乎对这个答案很满意。


聊天是每个心理医生的强项,
充满吸引力的声音,配合上[家的感觉],再加上舒适度满分的水星沙发,吴大亨在王彝面前,不过是一个毫无防备的中年人。

从聊天的内容里,吴大亨不经意的透漏了一些他不断维持成功的事情。
王彝不是个不道德的医生,但吴大亨脑袋里的秘密太引人一窥究竟了。

[反正我没拿走他什么。] 王彝心想。


就这样,王彝看到了第十七号街,一个让他心跳加速的故事。


进入十七号街之前,他也没忘记必须做的功课。


---------------

Wednesday, 18 June 2008

Doubt

刚刚走在学校里,看到许多找人租屋子的传单。

[为什么看到的都是"for girls"的。]
友人说到。

欸,为什么呢?

就从"for girls"这两个字开始说起。
Common Sense,for girls,当然是因为家里都是女的,所以才限定女住客。

换个状况,
家里都是女的,但不是"girls only",你说,还会有剩吗?
不是我自己要把男生丑化,但事实就是这样,而且住跟女生也真的是有好处的。

再换个状况,
都是"for girls",换句话说,就是没有"for guys"
难道……有人会因为上述的原因而限定"guys only"吗?
再一次,这是事实,不是在丑化。

而完全没有限定的,就是照单全收,几率比"girls only"的多上了一倍。


为什么都是"girls only"?
显而易见了吧?


别问我为何没说到[都是男的,但却"for girls"]的状况;

看到都吓跑人了啦。


如果是倒反呢?

也吓跑了啦,危险啊。

Tuesday, 17 June 2008

礼物

本来已经躺下去了,但突然想到一些事情,忍不住要写一下。


当一个女生在一个男生生日的时候送他手表,
代表什么呢?


哇哈哈,我不懂,不过对于我,这代表着……




意义非凡

哇哈哈哈哈哈

Sunday, 15 June 2008

假期 - 电影篇

看了蛮多戏的,

第一部,
The Chronicle: Prince Caspian
比起第一集,这一集有更多的打仗画面,也自然的,更为气势了。
故事呢,就不像第一集那样较接近小孩子的了。
是还不错的。

第二部,
Iron Man
老实说,这种戏我都不大看的,[这种]在说的是Spiderman,Superman之类的,更为简单的一句,就是Marvel的戏。
并不是再反Marvel,Marvel创造了那么多个让人印象深刻的角色,是功不可没的;
不喜欢呢,也其实说不上实际的为什么,可能看不习惯把卡通角色[人物化]吧。
但朋友叫到了,也没什么好选择,就是它了。
没想到Iron Man的人类化身是这个死人样,在刚出场时还以为他是坏人角色(但其实说起来开始他倒不是什么令人喜欢的角色)。
就一样的,很有气势;故事呢,千篇一律,一定是有坏人使用超能力想要做坏事,然后主角就用尽一切方法,甚至冒着牺牲自己的危险破坏坏人的[好事]。
不要说hao xiao,看这种戏不能太理智。

第三部,
The Super Hero Movie
他妈的烂戏。
一部我根本就不会起念头去看的戏,在观念里已经认为它是烂的,看了之后才发觉到我对于[烂]想象还很不够。
说了那么多,还不是看了?
Duh,对,就是看了。
朋友叫到,到了那边,看一看板上有什么戏;错过了最后一场的SpeedRacer,其实也是一部我不会看的戏,看trailer根本就是小孩子戏来的,但有朋友说很有型,就本来还蛮想看的,但错过了,也没法。
没法,必须强调,没法之下,选了这部烂戏。
你说看戏不用那么理智,好笑就可以?
想象一下有一部戏看了会让你觉得很空虚,笑得很空虚。
笑点出现的当下,你会笑,笑得很疯;但下一秒钟,如果你有去想的话,你会迷失,你到底在笑些什么。
看完整出戏,感觉非常空虚,非常……

第四部,
Kungfu Panda
一部在上映之前充满疑惑的戏。
疑惑,因为一直看到它的poster,但却不知到底是什么样的戏,直到上映前几天才听朋友说是animation
就在不久后,看到了报纸报导,Lucy Liu, Angelina Jolie,成龙配音(其他的我不知道是谁>.<) 但就是衰在我忘了谁配谁,看戏时也没仔细去听。
成龙是猴子,Lucy Liu是蛇,Angelina Jolie是老虎; 给那些看过的,没看过的。
再一个讯息,没看过,即将看的,看完后别急着走,后面还有一小part
好笑,好看。
也想看一看广东版,陈奕迅的配音。

第五部,
The Incredible Hulk

还记得我在第二部所说的吗?
对,我不大喜欢看Marvel的电影。
但这一次不算是应朋友的酬的,都是我叫的人,算了,无从解释。
这一个就感觉有些逊色了,看Marvel的戏,都是想要看超人而已,但这部戏的主角一直避免自己成为超人,
那不就没东西看了……
还是有变到啦,但,看得不是很过瘾。
再一次,记得上面说的吗?不要讲hao xiao
也是有P/S:那个喝到变种汽水,出现大概三秒的老人,是Marvel的创办者。
戏的后面,出现那个欠打的,IronMan,Stark


五部,到此为止。

还想看的有:GetSmart,Wanted
目前为止

Thursday, 12 June 2008

Duel - 1

流过了他的手背 慢慢的 慢慢的 滑下手枪 冰冷!

一抹黑影 闪过了他的 眉间 只是一闪。

影子 闪了,他也 闪了。影子快——他也快。

“砰!砰!砰! 砰!砰!砰! ”清脆的枪声,震破了夜空。

连续六发!影子 突然从一个尖角疾冲过来! 他也以 极快的身法突然改变 方向——转身,箭一样的冲向影子。

杀气!

他眼中,只有专注,只有敌人,任何其他事情 都不是很重要。

------

【又是这个梦?】他不禁 自言自语。

背脊上 全是冷汗

他摸着额头,咬着牙,企图把梦境的感觉 推置脑后。他知道 忘记 是不太可能的—— 毕竟 同一个梦 想忘记四千多遍的话 还是忘不掉的话 那就 应该是很难忘的吧?

越是想忘记,说不定还会受到反效果,记得越清晰呢

像情人一样 的缠绵, 一样的痴情,他——

很讨厌这个感觉。

站起身来 洗了一下脸,破裂,沾满血迹的镜子里 映出的人,他最清楚不过——然而,似乎 还是有种 玄妙 的隔阂。 他解释不清楚,也不想浪费时间去解释这些无聊的事情。

满脸的胡渣,近灰的黑发,条码型的纹身 在他脖子上。

他不太清楚,那些纹身 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也不是很清楚记得 上面的 代码 代表着什么但是,好像相当重要的吧?

【他妈的!】破裂的镜子上 多了一些裂痕,多了一些血迹,剥落了 几片。

黝黑的皮肤上,青筋暴露;他,像猛兽一样的 喘着气,瞪着眼。

狰狞,恐怖。 他自己甚至 也有些 吓到自己。

【呼——】他望着天花板,试图把那零碎的记忆 重组。

白得发灰的 天花板 就像 他如今的脑袋一样——空白,荒芜。仿佛 千古的恶魔 对他的嘲讽一样。

------

【目标什么状况?】在他对面一条街的 黑暗处,一个看不清的人影问道。

【发现了目标,似乎刚苏醒,已经通知了伙计。】

【嗯】第一个人 看着 那脏兮兮 廉价屋,若有所思。

【陈敛啊 陈敛你究竟在这里 呆着干嘛?】这句话,他没说出口。

------

在很远的一个地方,两个看不清的人 正喝着 下午茶,下着棋。

【喔嘿,该你了——】辨不出 是男,还是女。

】另一个 沉默。他的嘴,似乎很少开,很少说话,第一个人 偶尔 甚至 还有点怀疑 这个人 根本不吃东西 的,他的嘴 就像 刻在石头上 的一个裂缝,一道疤,吃东西 和说话 这两个 活动,他似乎都不会。但是 他棋 可下的一点都不含糊

】第一个人 沉思。

【对不起,打搅了 二位,刚才 我们的 线人 通知我们——已经找到陈敛了。】一个穿着 很笔直 很正规 西装 女性,不疾不徐 地说。她 鼻梁上 架着 塑胶框 的眼镜,淡妆,头发 很整齐的 束成一个 不太长 也不太短 的马尾。她 不算很美,但是 很懂得 打扮,很懂得 怎么能让自己 让人 看了最顺眼,最能 听她的话。

第一个人 眼前一亮,言语钟 很难掩饰 自己的兴奋【喔嘿,终于找到那家伙啦!】

喔嘿,好似 是他每个句子 的开头

】第二个人 依然沉默,似乎 找不找到 陈敛 这个人,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但 第一个人 知道,陈敛 他来说,比任何人 都还要重要!

------




Edited on 15/6/2008

Duel - 前言

最近,和远在加拿大的E多话起来,源头应该算是FaceBook,一大堆applications,我玩他也玩,就互相讨论起来。

当然,话题也不只限制于那些东西上面,我和他本来就有话题的,虽然很多都是无聊的,但连废话都能拿来聊,这才叫朋友嘛。

话多到什么程度?
用之前常用的[形容],
Decrypt chat log的时间差不多要二十秒 。
不懂?算了,这不是重点,有些东西只有知道的人才会知道,不知道的永远都不会知道。

好,不再废话了。
会用到[chat log]来形容,因为有去打开到它;
无缘无故又怎么会打开呢?
因为我想看一看,一个有趣的想法是如何产生的。

E和我都是有看书的人,
昨天,E无意间提到了网恋,也自然的说到了痞子蔡,[第一次亲密接触]。
说着说着,他蹦出了这句话[或许 执着 对于当时的我 也是一种骄傲,一种 自尊]。

我当时并没有被他的高深的言语给吓到,反而看到的是,一大堆的space
[断句 有点距离 有点 可以 停下来 细细品味 的 节奏 的感受]
他说的。
[电影 需要 配乐 文章 也可以 混合着 无声的 音乐]
还是他说的。

我回了一句,
[你去出本书,没有标点符号的,一定大卖]
为什么?
简单嘛,现在的人,什么都要不同,什么都要创新,给他们看到那么特别不同的东西,不买就跟不上潮流了啦。

我知道,废话毛病又来了。
我很久没写东西了,现在有心情,就让我写下去嘛。

重点真的出现了,
E说到,他有几个故事的概念,我也告诉他,我也在构思着一个故事。
我们都在幻想可以写上一万个字,但也同样有着一个缺点,
都不大会实践。

说着说着,就说到了[接龙故事],一个人写上一千个字,传给下个人写。
乍听下,还不错嘛,至少一个人的三分钟热度可以延续到六分钟了(当然,我不奢望这个游戏有几个参赛者,就我和他,两个人,但真的有兴趣的,欢迎)。

真的,就不多说,E在半小时后传给我一份文件[第一枪]。

我选择不把[第一枪]当作故事名称,是因为我也有了下一章节的构思,[第一枪]不适合。
而[Duel],决斗,很符合我和他两人在写故事上的决斗,也让故事更有遐想。

在反复的讨论后,我们敲定,一星期一篇,Every Thursday is story day,
就像看漫画(好吧,这句没意思的)。

这个游戏有趣的地方就是不能铺陈太久,故事很可能在下一个人的手里大起大落,也不能干涉些什么;
但E丢给我一句话,[always keep the suspense up]。

好,我会遵从的,
看官们,就别埋怨了呗。

Wednesday, 11 June 2008

Coming Soon

Something.... interesting.... is coming.....


Be prepared.....

Tuesday, 10 June 2008

自言自语

熬夜?

不再熬夜了……

快言快语

错过的人事物,
还会得到吗?

逝去的情谊,
还会回来吗?

当[你好吗]三个字都会是心碎的凶手,
一切,还有什么意思呢?

再多的数字,
又能代表什么呢?

Monday, 9 June 2008

风筝 -- 孙燕姿

我不要 将你多绑住一秒
我也知道 天空多美妙
请你替我瞧一瞧

天上的风筝哪儿去了
一眨眼 不见了
谁把它的线剪断了
你知不知道

从前的我们哪儿去了
路太远 我忘了
如果你想飞我明了
你自由也好

我不要 将你多绑住一秒
我也知道 天空多美妙
请你替我瞧一瞧

看你穿跃云端飞得很高
站在山上的我大声叫
也许你呀不会听到
把梦想找到 要过得更好

我不要 爱情的低潮
我会微笑 眼泪不准掉
我很好 后来的你好不好
你会知道 我没有走掉

回忆 飞进风里了

天上的风筝哪儿去了

Great?

Oh great,

Great,

OH GREAT,

Great great,

GREAT,

Oh, great,

Great,

GREAT!


It hurts, a bit,
although it's not unexpected.



GREAT!!

Sunday, 8 June 2008

我很废

农历五月十二,是什么日子?

Friday, 6 June 2008

废……

When you sneeze once,
[谁在我背后说我坏话!]


When you sneeze twice,
[Aiyer,谁在想念我~]


When you sneeze three times,
[...]




感冒了啦,傻瓜!

创新高


刚刚最新的Statistic,
90 page views,
要谢谢一个人的帮助,
一个不认识,只通过blog交流的人。

Sunday, 1 June 2008

九把刀,我就喜欢

刚刚,重看回[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

还是一样的感觉,非常好看,非常享受阅读的过程。

故事,没有王子和公主从此过着快乐日子的结局,因为它不仅仅是一个故事,更是一个作家柯景腾(既九把刀)的青春。
人生像一部电影,但电影有无数个NG镜头可以重来;人生,错过了,就是失去了。

我想柯景腾不会对故事的结局抱有太大的遗憾,
毕竟,他努力过了,他为爱情友情付出了很多,他也因此找到了他要成为[故事之王]这个目标。

很喜欢他说的一句话,[你的答案让我知道我对你的喜欢,原来一直都是有回应的,而不是我一个人在跳舞,这对我很重要。]

在任何事情上,每个人都有需要肯定的时候,每个人都需要[被肯定]所带来的动力。
他追了她八年,虽然他是在放弃后才知道女孩的答案,他还是释怀了,至少,他有得到回应。

他的青春,很精彩,很惹人嫉妒;
我有资格拥有那样的年少疯狂吗?

我们的故事

[嗨]
[哈咯]
[最近好吗,在做些什么?]


什么时候,我们变成了会说[你好吗我很好]的那种关系。

一切,一切都在那件事后变了吗?
根本是没什么大不了的事,
为什么?为什么我们会变得这样?

“最近好吗”
好陌生的对白,
我们,我们有沦落到需要拿这个来当开场白吗?

[我很好]
在我们的关系变得这样后,我还能回答我很好吗?

我很好,只是眼泪不听使唤的往下掉而已。

我很好,只是我们的关系再也不能变得像以前那样好。

我很好,只是因为啜泣而颤抖的身体再也站不稳。


会不会,
会不会有哪天,
我们变成了,
只是擦肩而过的陌生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