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uesday, 18 November 2008

Dedicated to....

Ah, sorry for the late post, but I guess it's never too late!



A very good luck to all guys, girls who I know(and who I don't know) in your STPM examination!

Put everything you got into this exam, you have my FULL support!

ALL THE BEST!!

Tuesday, 29 July 2008

前车之鉴

人们说,
天空总是蔚蓝;
人们说,
太阳每天和我们打招呼是理所当然;
人们说,
新的一天,是希望的开始。

当我们看到
时间的流逝,
事物的迁移,
人与人之间的变化,
很多必然不再是必然;
渺小的我们,
又能为自己的无能做些什么呢?



怄气,是没用的,
为何要跟自己过不去?

Monday, 28 July 2008

我会记得你

一句话,一个承诺,
有多大的力量?


老实说,我还真不知道我的感想是怎样呢。

herm.....

Thursday, 24 July 2008

Duel - 7

无名虽心里多少有点烦躁,但是动作可没怠慢,沉默地给小仁打了几个手势,双双以简练飞快的身法疾射向东北方!北方管他是啥,擒贼先擒王,射人先射马!逮住了周杰伦,不怕其他人不依!

小队迅速的被两人解决了,但黑影们有感应般的,不等无名和小仁靠近已倏地合成线,也从其他地方聚集过来,围成圈,把无名和小仁团团围着!无名一惊!没料到黑影竟然能远远就有了反应,反将他们为了起来!

无名双手交叉与胸前,双手成爪,双手一分锐利的爪风片刻把黑影上下分家!

但这似乎早在黑影们的意料中,鲜血如漫天花雨散落下来,黑影们不管,就要团团将他们包围着。武功再高,除非能像土行孙一样土遁,要不绕是像无名这样的高手,想全身而退也是不可能的。

那些黑影围成一团当然也不是为了牺牲自己,管他是人还是影都没有不怕死的,更何况,周杰伦也不会白白训练一批人就是为了把他们全都送去死。黑影们开始结印,口中念念有词。

蓦地,小仁开始狂叫!空中飞出了蓝色的能量,开始冲进小仁的身体里!无名虽惊不乱,一边看着小仁,一边观察着黑影们。

几百个黑影一起咏唱着忍术咒语,空中有种诡异而又邪恶的宁静,只有低沉、规律的咒语声,小仁早已喊得没了声音。无名的额头已开始沁出汗了,不管黑影们使的是什么咒语什么忍术,要带走小仁而自己又不受伤几乎是不太可能的。

【呵呵呵,柳帮主突然到访到底有何贵干呢?】正坐在太师椅上被众手下抬出来的周杰伦懒洋洋地说。

【诶,你的义子似乎不太舒服呢,到底是为什么呢?】周杰伦手上拿着扇子,人随在在远处也飘过来阵阵清香。

【嘿,素闻柳帮主惜字如金,今日一见果然不假。怎么样?我叫我的狗儿都停下,你欠我个人情?不错吧?你什么都不亏,义子健健康康。怎样?考虑看看。】已然悠闲地玩弄着扇子,一张一拢,像欣赏着什么风景似的。

周杰伦这招极为高明,要知道人情可是比名重得多。一言既出,驷马难追。江湖上最重要的就是信用,言出必鉴!没有信用的,在江湖上一天也混不下去!得了任何有地位的人的“人情”无异是把他控制住了,要他干嘛都行!

无名心里一片雪亮,能混到帮主的位置,除了靠师父曾是帮助外,当然自己的实力是少不了的。江湖怎样,他最清楚不过。

Wednesday, 23 July 2008

下雨天

南拳的新歌,经过了一年,南拳没有新专辑,只出了四首新歌的精选集。
其实我也不能埋怨太多,毕竟我连南拳的一张专辑都没买过。

通过特别管道,提前拿到了四首新歌之一,下雨天;
Lara的声音还是那么的好听。

严重向往25号的到来,就算只有四首,我还是会很享受的。


一年前,以南拳妈妈来作为gerrardchong.blogspot.com的开头;
一年了,也超过三百五十六篇了,渐渐的我不想写了。

这一篇依然是南拳,作为另一个开始,
一个尾声的开始。

Tuesday, 22 July 2008

逝去的五天

搞什么鬼,弄了那么多天,从早到晚的,

荒废了下星期的考试,
过两天的tutorial也没了,
更是浪费了许多的练习;

结果,他妈的,简直是糟蹋了我的努力。


低估一件事有风险,
但太看重的话付出的代价太大了。

zzzz

Sunday, 20 July 2008

勤力?

好久没读书了

woo hoo

Friday, 18 July 2008

ZOMG

http://www.urbandictionary.com/

想不到原来存在这种东西的

Urban Dictionary is the slang dictionary you wrote.

很yeng吧?

举例,

zOMG is a varient of the all-too-popular acronym "OMG", meaning "Oh My God".

The "z" was originally a mistake while attempting to hit the shift key with the left hand, and type "OMG"

我从不知道这个东西……

Thursday, 17 July 2008

Duel - 6

[忍者,根本没有实体。]

仍是充满神秘的房间里。

陈敛仍旧躺在床上,
仍然,使不上力气。

[忍者被冠上这个名字,因为他们行踪不定,又善于隐藏自己的气息;
有“穿黑衣“这种形容,更是因为他们太快了,往往都只是看到一团黑影,那些看到比黑影更多的人,
都已不是人了。]

房间里不算明亮,但老人的面孔,老人的声音,很清晰地被陈敛看见与听见。

[忍者不是人,忍者是黑影,一团来去自如的黑影,没有固定形态,行动快速,善用各种所谓的忍术。拥有超越人体的体能,加上神秘的忍术辅助,他们绝对有能力主宰人类!]

老人越说越激动,

[庆幸的是,这群“东西”完全没思想,反而成了听人类使唤的宠物。]

老人顿了顿,

[成为,听周大侠使唤的“影武者”!]

-----

黑夜,周宅。

传统的四合院,
面积,接近紫禁城的一半。

宅院东室的屋顶上,两个人影。

无名



无时无刻在他身旁的少年。

无名环视整个东室,丝毫不为闯进这个新东洋势力的基地有任何的异样感觉;那少年依旧垂手站在无名旁边,不说话,没表情。

无名看着毫不间断的巡回队伍,但却更注意在隔一盏茶时刻就“飘”过一团团黑影。

[难道道上说的是真的?]无名不禁暗忖。

原来神秘的无名在不见人影的那一段时间并不是跑哪里去玩了,而是不断的搜索更多的资料和线索。
无名晓得,上次黑影人的出现把帮派搞得一团糟,如果不除根的话,帮派迟早会被弄得四分五裂。
在机遇下,无名遇到了一个故人,一个无所不入的老朋友

无名动用了人情牌,从“百达通”换来许多资料;由于“百达通”的资料真的是太仔细了,无名也费了一段时间来整理出两个重点:
黑影人不只一个,但精通各种“术”的只有正牌黑影人一个,其他的都只是黑影人以“术”弄出来的小啰啰,没思想,不会独立行动,但基本的速度与体能还是比人类高出一截。
[这一些小黑影,就是被误解的“忍者”。]

就算是无名这种非常冷静的人也无法对“忍者”的真实身份不感到惊讶。
一听到忍者,很自然的就会联系到日本,无名接着很快就整理出另一个重点:
向来只在日本横行的周杰伦,最近在自己的地盘上建立了周府,如此高调,摆明和自己宣战。
突然的举动,很可能是因为有了大靠山;果然,“百达通”印证了这个推测。
[这倒不是什么独家消息,道上都在传周大侠不知如何找到黑影人,并且和他有了协议,让黑影人帮他。]


不久后就听到黑龙帮三大护法要碰头,无名知道事情一定有关黑影人,就立刻到狂龙厅听听那三个老头有什么话说。

结果,无名对帮上完全没人才感到失望,
就独自,当然少不了那少年,到周府去一探究竟。


-------


黑暗,依旧。

无名观察了好一段时间,其实他也不懂他在寻找些什么,只是希望可以通过环境看得出些究竟。

[小仁。]
无名终于开口。

[是。]
那个名叫小仁的少年应了一声,就像之前已排练上百遍的反应。

忽地,无名踢出屋顶上的一个瓦片,正中其中一个巡逻小队队长的头部,脑浆四溢,眼看是不活了。

无名这一举动自然惊动了整个周府,附近的各小队在三秒之内都赶了过来,围着屋顶上的两人。

其中一个小队队长拔出枪械,瞄准了站得较前面的男子,一抢开去!

无名毫不把这些新科技的东西放在眼里,继续环视四周;
而小仁就站在他身后,把一个个想爬上屋顶的护卫一个个解决掉。

那个小队长张大了嘴巴,不敢置信他所看到的,往无名再开多一枪——
结果,还是一样,子弹到了无名身前三尺就突然不见了!

[马的,好邪!]
[都上!]

一瞬间十多把枪都对准了无名,毫无节奏的胡乱发射,
只是,都碰不到无名所呼出来的空气。

无名暗暗在计算人数与时间,等到人群出现的比率很大幅度的减少后,又叫了声[小仁!],就和小仁双双往四合院内部闯。

一路上还是有许多护卫尝试阻挡两人,但无名和小仁毫不停留的在屋顶上不断的往各个方向跳动,根本没有人奈何得了他们。

无名脚下不停留,眼睛更是没有闲着,似乎要把整个周府的每个角落都看个一清二楚。

如此大概过了半柱香时间,无名看来已经满意了,往西南方向冲去,半路上还跳下屋顶随手捉了一个纪念品。

就这样,不到半个时辰,说了两句话,无名空手进周府,倒还拿了个东西出来。


-------


无名看着手上,
沉默。

本以为想从周府捉一两个所谓的“黑影啰啰”来看一看,怎知才离开周府不到一公里的地方,黑影已散成一团气了。

[也罢。]
反正得到蛮多的资料了。

一有事情发生,人类就立刻聚在一起对抗,而且完全不靠任何通讯仪器,想必是那些黑影在通风报信。
反而黑影却一个都没看见,应该是在保护着什么东西。

平均每五秒来两个人,一分钟后变成十五秒一个人,很好的防卫系统,快速地决定敌人的强弱,派出适量的人来阻挡,其他人仍旧在自己的岗位上,以免被调虎离山。

东北方的室院有两小队和十个黑影;西厢五个小队,二十个黑影;北方堆满了黑影。

[周杰伦在东北方吧。]

无名听了,对小仁点点头表示赞赏,也很欣慰有一个聪明的义子。

西厢应该是周府研究室所在,
而北方又是什么呢?

又要头痛了,无名心想。

-------

Monday, 14 July 2008

14th July

他妈的,为什么我的第三百六十五篇要用在这里。
罢,反正不只是为了一个人。

话说今天是一个中三就认识的朋友的生日,昨晚本来打算准时十二点sms他的,但太过累了,十一点多久准备睡觉,只好提前sms过去。

他说很低调的,所以别按进去,不要,不要……

他妈的,还低调,弄坏人的眼睛就有。

Anyway, 那不是唯一的重点,还有后记。

刚刚六点上完课回来,看到也是一个老朋友msn我,开来看,前面都是有点让人摸不着头脑的,大概是[今天我生日,我要我的礼物,你应该知道怎么做]。
然后,接着几行就变成[eh, oh my f**king god, shit shit wrong message]

真是让人哭笑不得,还是这是另一种方法告诉别人自己的生日啊?
无论如何,也sms给他。

过不久,就从friendster看到另一个没什么交流,但比泛泛之交还要多一点的;
哈,714还真多人生日。
也同样sms过去。


可以找到和自己同天生日,还不错嘛,至少我都没这个机会。


还有,365篇了。

Saturday, 12 July 2008

生锈的脑袋

用脑过度真的会造成疲惫?

才做了两个小时的数学,现在就已经非常累了,
还真的是老了。

Friday, 11 July 2008

那些女孩教我的事

最近,备受瞩目的萧敬腾出专辑了,还是那么的有爆发力。

但要说的并不是他,他的声音是有爆发力,但爆发力和好听还是有距离的。
真正让我觉得好听的歌声,非品冠莫属。

从很小就听过品冠了,因为姐姐是光良品冠迷,每一个专辑的卡带都有,对,当时还是卡带。
小时候听歌就随便嘛,有就听了,听得顺的就会跟着唱,就这样哼着哼着的,也大概会唱一些他们的歌。

他们分散后,还是继续有听两人的歌,然后也如大家知道的,光良的童话是红遍各地,相较下品冠就没什么比较让人印象深刻的代表作。

但其实,我个人是比较喜欢品冠的,他的声音真的是太棒了,他会让我拿出听筒好好的享受那美妙的歌声。

拿上两张的来说,
说实话,我是很少听英语歌的,品冠所翻唱的也有几首是我不懂的,但就是很享受那听了很舒服的声音;
爱到无可救药那张,又加上了五月天阿信的词曲,有些歌本来不是很喜欢的,但听听一下又爱上了。

到现在最新的一张,
那些女孩教我的事,
第一次听到是从电台上,听没什么清楚。
等到专辑出了,好好地听过后,越来越喜欢他。

最喜欢那些女孩教我的事的开头两句,品冠的声音真的太太太好听了!

然后是漂流,最好的朋友,现在就想见的人,小白很乖,
品冠的抒情歌很扣人心弦。

我听歌很少注意声音,只要不要太欠打的,曲好听,或者词的意境好,我就OK了;
听品冠的歌不必担心声音,有品冠的曲,也是一个保证,再加上阿信林夕的词,perfect了啦。

这张专辑又有戴佩妮的合唱,真的是完美了。

Thursday, 10 July 2008

LOL

Duel - 5

狂龙厅,当然不会像什么古代帝王的朝廷一样。甚至,根本就没什么气派。狂龙厅,只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会议室!但是,还是一样象征性的——黑!

无名并不太喜欢这个厅的名字,但是出于对师傅的尊敬有不得不留着。无名对每个事情都很有意见,都很有自己的主意。但你不问,他不说。你问了,也白问。

无名就是这样的一个人。

此刻,无名正坐在长桌的最远处,最阴暗处。昏黄的灯光照得无名更显阴险,沉着。他后面跟着一个十五岁左右的少年,背负着双手恭恭敬敬,规规矩矩。没有人知 道他是谁,他叫什么名字,甚至他到底是不是帮内人都不知道!他就在某天突然出现了,然后突然天天在帮主身后呆着。没人问,帮主自然不说。那少年自然也不 说。如果说帮主的沉默给人不寒而栗的感觉,这少年的沉默给人的感觉就像他完全不存在一样。你会因为注意到帮主而打冷战、心慌而不去注意他背后,也许这就是 你一生中最后一个错误!

龙、虎、豹分别坐在无名的左右侧;虽然豹老行为怪异,但在龙和虎面前,他就像最平凡的一个人。

龙老,比豹老老些许。龙老让人一看就有种想要笑的感觉,圆圆的脑袋上带着老旧的草帽,左眼下横着一条疤,咧着嘴笑着。看过海贼王的人也许会错认他为路飞,他也确实很想让人家误认,但是他至少比路飞老了60岁,胖了4、50倍!

虎老,杂乱的长发,鲜红的眼睛和充满邪恶的眼睛,脸上似笑非笑,腰间悬着【妖刀 村正】的【天狼星】!他总是刀不离手,出门的时候也是。从前从前,有个很勇敢的人,问他为什么带刀。没人看见他出手,那个人已经脑袋搬家了,以后没人再敢 问。来一个,杀一个;来两个,杀一双 就是他的作风。

豹老,除了穿着邋遢点,还算正常。拿着笔,慢慢地咬着,想着下一句。

【开始,豹老。】无名简单地说。

【根据手下的报告,查理•金山把枪指着 陈敛,结果被陈敛一把抢过去自杀了。随后,手下共6人,一起撤退,但是为时已迟,黑影已然觉醒,抢在他们前头。

在这里,我们就没有准确的资料了。据初步了解,黑影单手使出了“石化咒”,将所有人石化了,然后对领队的周杰伦留言。】豹老简单、明确地把事情概述了。

无名点了点头。

豹老继续说道【那我们现在应该怎样呢?黑影从新出现,对本帮是莫大的威胁。至今,我们的科研组还没有弄出可以对付黑影的方法。难道还要牺牲那么多的兄弟吗?】

【死就死了,被人家杀了就是垃圾 多死几个也没关系。嘿,这次可以大干一场了!上次和黑影较量躺了2个月医院,这次一定要分出胜负!】鬼眼的虎老说。

【嘿!大家卯起来干了!】龙老一圈击在会议桌上,【啪】一声垮了!

豹老摇了摇头,对于这两个为老不尊,老顽童似的两个人,他实在没有话说。

无名冷冷的看了垮掉的桌子,没人看到无名出手。但是一股很冷很冷的内息震荡了会议室,桌子又恢复了原状。就算是想龙虎豹3位高手,也不由得打了一身冷战。

无名还是没说什么,只是不做声的看着3人。

两个钟以后
豹老很冷静的看着帮主;虎老拿着刀修着指甲,像凡事都不管他的事;龙老——呼噜大睡。

十二个钟以后
豹老还是一样冷静的看着帮主;虎老把指甲都修好了,正不耐烦;龙老很不安的左看右看。

【我看,我们还是先别动吧!】龙老说,背上已经流满了汗。

无名不说什么,站起来头也不回地走了。

豹老笑嘻嘻,这些他早已见惯不怪了。

【啧】虎老不屑,无趣的拿刀走了。

龙老无可奈何,叹气说【怎又是我说?】

-------------

子夜,虎老跃上5楼,手脚并用,几个蹬跳,就上了顶楼。几分钟前,他刚起来,床头上钉了一个纸条,【晚上,雨晴楼顶】。这对他是多么的震撼!要知 道,像3老这样的顶尖高手,就算是睡觉警觉性还是和平时一样高,能让人家无声无息的在床头上留言就证明那个人要取他性命是何尝容易的事情!虎老不害怕,甚 至有点心急,想见一见这个高手!

环顾四周,早有人站在那。

【你来了。】那个人微笑地说。

【嗨】虎老语毕,人已迅速地出现在那人面前挥出了一刀,眼睛里发出了异样的红光!他的刀法没有任何花俏,没有华丽的招式,只有最简单的速度和最原始的
暴力!这两项,他自信每人出其右!

【轰!】他的刀在几毫秒内已经超音速,轰了一声。那人没来得及做什么已经被生生劈成两半,血狂喷!

不对!不是这个人!虎老发现的时候已经慢了1秒。但是高手过招,1秒已经太多太多了!他招式已老,背后破绽漏了出来。随即便有人轻轻地拍了拍他的胳膊,说【不错啊,虎老!宝刀未老,哈哈!】

虎老即刻转身,收刀入鞘,他明白不可能伤到对方。

【嘿嘿,聪明。不像龙老一样冲动。】那个人笑道。不知道怎么甩一下手,把一个东西丢到虎老面前。

呃!虎老这一惊不小!地上的不是龙老的头颅吗!

虎老瞪大眼睛看着那人!终于认出来了!

【是你!】

那人笑笑不语。做了一个“请稍侯”的手势。



在不太远的一个地方,豹老发出了一声惨叫!



虎老马上恢复了冷静。

【哈哈,想着怎么对付我了吗?3老里,其实就是你最聪明,最强了。所以你最后一个死,哈哈。其实你可以不死的,只要你合作。】那个人这招着实高明。以强悍镇压住虎老的气势,乱其心,再称赞他,收买他。那个人和虎老都清楚,虎老没有选择。

【如果俺不答应呢?】

【呵呵,今晚的月色那么美。我想,你该想见到明天的日出吧?】

【你这是威胁俺?】

那人微笑,不多说什么。聪明人都怕死,这个道理千古不化。

【啧!你待怎的?】

【嘿,都说了,虎老是明白人。很简单——天狼星。】那人伸出了手。

【哼!】

————————

【我为什么要和你们一伙!?说!】龙老满身浴血,喘着气。

【呵呵,我们现在没有义务告诉你。】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人,悠闲地说。似乎
把龙老这高手打成雪人的不是他们。

远处飞来了另一个人。

【又来了一个狗娘养的!】龙老拳脚上输了人,嘴上也骂的更凶。【咦?怎又长得一样?妈的 你们到底几胞胎!祸不单“生”啊。】

刚来的冷冷的说道【你的幽默,和你的智慧一样少。】然后对另外两人说【虎老已经加入了。】

【什么?!开什么玩笑!】龙老怒道。

【嘿,好好看吧!】手一挥【轰!】

龙老急忙化开攻势,但这一刀并不志在伤他。龙老定睛一看,这不正是天狼星吗?

【哼!罢了!我和你们走吧!】龙老愤愤道。

【嘿——和我们走一遭吧。】



就这样,这几个神秘的超级高手 就一瞬间收买了黑龙帮2位高手。

欺骗、收买、造假,对于他们,一点都不陌生。

Wednesday, 9 July 2008

RCS

Red Crescent Society
Ice Breaking Session

一开始那主持人还真的蛮冷的,
yes, I mean COLD~~

但无可否认是蛮会讲话的,就这样哩哩罗罗的介绍了一大堆,他唯一让我有一点不喜欢的地方就是马来话讲太多了。

游戏时间时,一开始要我们为个圆圈,正确来说,是个大圆圈,
傻乜,六十多个人,玩什么Ice Breaking的游戏,一定做不成功的。

跟着圆圈一个一个自我介绍,听都听不清楚了,怎么记得啊,haiz...

过后才分为四小组,就大概十五个人,小得多了,记名也比较容易了啦。
游戏玩过一两轮后也慢慢能记得全部组员的名了。

并不是什么特别的游戏,就只是互动很多的[Ice Breaking Games]而已,也幸亏我的组有个很会带动的人,过后才知道是JCS的主席,失敬失敬。

Ice Breaking大多数就是这一类的东西,我是不排斥的,而且都是抱着既来之则安之的心态,我会很投入的享受那一些的过程。

但,但,享受不代表投入,
并不是我要做个孤僻的人,但我这个人本来就是比较慢热的,要有一点催化剂,而那个JCS的主席,帮助了我。

有了一个疯狂的人,我也比较容易投入到里面了,慢慢的乱喊乱叫了,是玩得蛮尽兴的;
既来之则安之嘛。


相比起前几天的迎新夜,今天当然逊色得多,人没有那么多,地方没有那么大,节目也没有那么丰富;
但是,我还是比较喜欢今天的。

人比较少了,但人与人之间的互动多了,认识的人也多了;
双子是极端的嘛,表面上很害羞不说话,但其实是很喜欢和别人交际的。

Monday, 7 July 2008

蚁心联新

昨晚去了华文学会主办的迎新夜,主题是糖水街。

一进去就傻傻的站着,都不知要做些什么,在朋友的建议下随便找个围在一起的圆圈参进去就算了。
自我介绍后就玩个记忆名字的游戏,事先没说好必须记得名字的,完全没上心,又加上我单凭听是不大能记得别人的名字的,所以我算是没记得任何一个人的名字。

过后就照着荧光棒的颜色分组,然后就这样搞来搞去的,开始了第一个节目。

主持人说了一大堆奇奇怪怪的形容词,过后让每一组的每一个人有七秒的时间可以把记得起来的东西画在一张纸上,然后事先离开的组员负责猜出有哪些形容词。
老实说,这一开始的节目倒是有些沉闷的,所以也不能怪大概有5%的人在这节目后就跑人了。

接下来华乐演奏,其中一首还是周杰伦的青花瓷,二胡拉出唱歌的部分;我还是很享受箫的声音。

少不了的,station game
说不上很好玩,但有一关竟然是冷笑话问答,[中国史上那个皇帝是瞎的]。我竟然一时想不起来,aiks..

继续得就好玩了,沁瓶子,学校的band团体,开场还是周杰伦,甜甜的。
这里开始慢慢兴奋起来了,接着他们的自创曲,忘了什么名;
男女对唱[一眼瞬间],还被起哄牵手,wakaka

接着就[encore, encore]了,也不知是有准备没准备的,但管它的,玩得开心就好。
[准备好了吗?]
一开始没说是什么歌,还叫我们都站起来,气氛有些怪异,每个人都一脸疑惑的。
[陪你熬夜 聊天——]
woo-hoo,一开始唱就陷入疯狂了,这首歌太有感染力了,兴奋得整场跑动的,
[L-O-V-E!]
超爽的。

过后有街舞表演,还教了一小段的popin'
其实也不是很懂是什么东西,就随便跟着跳而已,一步一步来到不会很难。

再来,找partner,还是跳舞,但就比较多互动,而且较容易的,用了[现在很想见你]这首歌。

最后的一只舞蹈又再次陷入疯狂,围了个超大的圆圈,就整群人向里面冲,乱来就对了。


嘿,还记得这个迎新夜的主题吗?
没错,糖水在哪里?
搞到来已经十一点了,才开始有糖水喝,还好之前有吃些东西,太过天真以为只是去吃糖水。
朋友帮我拿了一杯,还喝没完,音乐放上李克勤的[红日],那有去迎新营的朋友迫不及待的跑去一起跳,我也陪他去了。

跳完后糖水所剩不多,结果我也只吃了两种,也没关系啦,听说那些糖水是他们自己弄的,整个晚上玩得爽就好。


P/S:我有拿相机去,但实在太过暗了,我的相机没有那些pro的酱好,所以都是video比较多,也懒惰放上来了。

Saturday, 5 July 2008

WCG

刚刚上完课没事做,跑去看人家打game比赛。

朋友玩了FIFA,semi输掉,一去就看他输,带衰运给他,lol

我是有玩一些电玩,但也不是很疯狂的那种,去看别人比赛也是爽而已,顺便看看什么叫做pro

FIFA我倒不是很有兴趣,另一边的CS就不同了,早就想看看何谓高手了。

随便站在一台旁边,刚开始看,就有[哦,原来是这样子玩的]的感觉;
再看下去,原来我看的是里面十个人里算是蛮差的一个,就跑到对面去看。

过不久,正式开始了,几个人也不断的喊叫鼓舞士气,老实说,当时想到可以看高手对决,是有些兴奋。

一开始,看到他们玩的方法,天,给我和这些人玩,我连人影都没看到就死掉了咯。
炸弹放个不停,才知道原来炸弹是那么重要的。

我果然没站错位置,看的那一边比另一边较强,有点实力悬殊的感觉;
最清楚记得的,是其中一盘,20秒解决,注意,20秒包括走路到交战的时间。

整群人一起走,到一个指定的地方,炸弹一个接一个,画面的左上方立刻显示出对方三个人已被己方炸弹炸死,加上闪光弹,烟雾弹,没有犹豫,冲出去,不到两秒就全数杀光,超厉害的。

看多几下,有事情,就先跑了;
也不用看了,实力相差一段距离,看得出谁是冠军了。


刚刚才赶完[法政先锋2],不断地听到对这部戏的赞赏,但其实也是差不多;比起来,我还比较喜欢之前[金石良缘],钟嘉欣的演技,一流。

Thursday, 3 July 2008

Duel - 4

对于很多人,很多组织,尤其那些强大的,又或者自以为很强大的,他们需要一个象征,一个能让人轻易辨明自己身份的象征。
就好比古时战场上的旗帜,除了辨明身份,更是鼓舞己方的方法,也同时让敌方有那种[啊,那就是传说百战百胜的将军],自灭士气的想法。

当然,若要做到那样,第一,就必须打响自己的[招牌]。

------

无名,一个让人不寒而栗的名字;
黑龙帮,是使无名有名的原因。

在这个乱七八糟的世界矗立了五十年,黑龙帮绝对有权力成为主宰。
黑龙帮的权力范围到哪里?
没有人说得通。

黑龙帮,可以算是黑道,但它所做的事情比黑道更黑道;

据说黑龙帮有自己的经济来源,有自己的连锁企业,
正当,不正当的。

更为恐怖的,黑龙帮,有自己的一批黑暗战士,一个绝对有能力打败任何一个军队的一群恐怖战士。

黑龙帮,不啰嗦,
黑,就是他们的象征。

------

身为黑龙帮的头目,无名自有一股了不起的气势。
无名是从他的师傅,也就是狂人手中接下他师傅苦心经营三十载的黑龙帮。

而狂人,原名当然不是狂人,只是在他创下使他声名远播的几件前无古人的事件后,因为他狂妄的个性,[狂人]就此被传开。
他本身倒是很喜欢这个名字,就干脆以外道对他的这个注解,创立了黑龙帮;
从此,一大传说的开始。


回到无名,
无名和他师傅不同,狂人的狂妄爱现完全没有出现在无名身上,反之,[人如其名]倒是和他的师傅相像,他是低调的人;但是—
身为黑龙帮的最高领导,他又能如何低调法呢?

姑且,把他的行径称为[神秘]。

------

身为狂人的唯一弟子,接手黑龙帮成了无名的光圈,也同时,是个大包袱。

[无名,是个很懂事的小子。]
狂人时常这么说到。

的确,打从无名七岁时糊里糊涂地闯进狂人的生活开始,他似乎就懂得这个时常叫他小子的师傅是个不简单的人,也懂得,叫了这声[师傅],他的生活也从此不再简单。

无名一天天的长大,一天天的接触更多更多外面的世界,也一天天的,知道自己背负的责任。

讽刺的是,相比起狂人,无名这个小子倒是沉稳许多。

------

无名,黑龙帮,黑衣人。

陈敛算是大牌了,劳烦了黑龙帮天豹堂里的六人出动。


[豹老,刚传来消息,派出去的六人都没了。]

[嘻嘻,几个垃圾,还没学成,贸贸然就去送死。]
一个身穿黑色背心褐色短裤,四十上下的男子笑嘻嘻的说道,
好像一点都不在意他手下的生死。

[我说啊豹老,虽然帮会只规定要有黑,没规定怎么穿,但你也至少穿的有气势一点,少说你也是黑龙帮里的三大护法,龙虎豹之一啊。]
一个看起来至少小豹老个十五岁的年轻人,毫不婉转的说。

[气势?我要那做啥啊,反正由你这个副堂主管理就好,嘻嘻。]

那个被称为副堂主的男子无可奈何的笑了笑,然后继续向报备的问道,
[发生了什么事?]

[报告副堂主,六个兄弟在楼梯间被发现。]

[那间大厦的清洁工人可有一番工作了,要不干脆把整个楼梯间都刷成红色,创新,哈。]
豹老还是一点都不在乎。

[不,豹老,清洁工人是有多工做,但要做的是把泥沙给清干净。]

[泥沙?]
副堂主挑了挑眉。

[是的,在楼梯间发现的,并不是六具尸体,而是六个石像,不知怎么搞的,兄弟们都被石化了。]

[石化?!]
副堂主大惊。

连对什么事情都没兴趣的豹老也突然站了起来。
[小子,有好架干了。]

对于正副堂主突然的激动,那个跑腿的被吓得退了几步。

[你你,通知龙老虎老那两只家伙,把事情告诉他们,然后说我在狂龙厅等他们,]
豹老转向副堂主,
[小子,准备看你的师傅大展拳脚吧。]

[别臭屁,年纪老了,小心跌到。喂,跑腿的,赶快去啊。]

[呃,是是。]

[新来的吧,你有福了。]

[?]

[无名帮主,
很快就会出现。]

说着,豹老带着满脸光彩,和副堂主一同走出天豹堂总会。

------

[啊……]

这是什么感觉,

痛吗?

身体快要裂开,

力气,

没了。


眨了眨眼睛,
挣扎了几下,
放弃。

[聪明人,很清楚自己身体的能耐。]
东南方传来很慈祥的声音。

把眼睛闭上一阵,以储蓄些力气,再回答,
[你是谁,这里是你的地方?]

[好问题,这地方……不算是我的,但我却管理这间房间的一切。]
顿了顿,
[我是谁?你会问这个问题,并不奇怪;奇怪的是,你不是更应该想知道,
你,
到底死了没吗?]

猛地,陈敛把眼睛睁开,再次尝试爬起来。

[别紧张嘛,反正你都没事了。]
声音越来越近。

陈敛把头转向声音来源的方向,看到一个带着眼镜,面带微笑的五六十岁老人慢慢走近自己。

[我——
这里——]

想伸手摸摸头上子弹射穿的地方,
但,
无能为力。

[没事了,有老头子在,担心啥。]
老人依旧面带微笑,
[你啊,听过日本这个地方吧。]

[嗯。]
陈敛虽然对老人突然转开话题感到奇怪,但为表尊重,他也没多说什么。

[那,忍者呢?]

[穿着黑色,有轻功的家伙?]

[外人对它的见解,大概就这样吧。]
老人若有所思地往天花板看去,
[没有人知道,
其实,
忍者,
并不是人。]

陈敛没说话,
疑惑的成分倒是多过惊讶。

------

坐在豪华沙发上,王彝抱着头。

不像平时,今天没了高格调的音乐陪伴。

王彝不断地思索着第十七道街里的神秘人所写的那两个字。

[贪婪?]

不断的,
不断的,
问自己。

[我有吗?做本分,也是一种错?]

跳起身,环视四周,
[这里,这里的每一个东西都是我自己一手赚来的,
完全,没有被玷污过的。]

王彝不自觉地提高了声量,

[贪婪?!
不!
我不同意!
贪婪的不是我啊!!]


贪婪的,
是我的父亲。


这一句话,王彝没说出口。

------

Wednesday, 2 July 2008

男女平等?

When a Girl Cries ------------ The World 'Consoles' her
But when a boy cries ---------- Come on man don't be A 'Girl'

If A Girl slaps a Boy ----------- Definitely the Boy would have 'done something'
If Boy Slaps a girl -------------- Rascal doesn't know how to 'Respect Ladies'

If a Girl is talking to Boys ----- She is 'Very Friendly'
If a Boy talks to a Girl ---------- He is 'flirting'

If a Girl meets with accident -------------------- Then its 'mistake of others'
If a Boy meets with same accident ------------ Bloody you 'don't know how to Drive'



This world is fair?
Hell no.

183

迟了一天,哎……

昨天,七月一号,
是2008年的第一百八十三天,
也是2008年,倒数的第一百八十三天。

半年过去咯,你可曾注意到?

比起感叹时间的飞逝,更不如说对事情的变化无可奈何。
年头我才刚到一个新地方,半年后,我已经开始适应另一个地方了。
半年前根本没去想过的事情,现在都已经坦然接受事情的发生。

很多事情都会变的,没有说不可能的事;
谁知,半年后,又是什么模样呢?

Blind Solve Statistic



同样,第一格是记忆时间,第二是解的时间,DNF是Did Not Finish

记忆时必须很专心,周围也必须很安静,超容易被影响的,定力太差了。

Sunday, 29 June 2008

夜景








没有Tripod,
所以手震+high ISO
paiseh

最喜欢中间那张。


P/S:Duel - 4 完成了,终于

Friday, 27 June 2008

歌词分享 - [不能和情人说的话]

不能和情人说的话,
奶茶刘若英和范范范玮琪合唱的歌。

之前每次听到都只是随便听听就算,没好好注意歌词,
刚刚电脑在播着的时候,无意间让我听到我觉得很有意思的一句


别人都说我很坚强
只有你劝我别逞强


的确,
一个真正的好朋友,在朋友需要安慰时,不是不断的鼓励他,而是告诉他,[我在这里,在你的身旁]。

只不过,要做到这样,在对方心中的位置需要被排得很高。
曾经,我也只是对朋友说些[be strong]之类的话,即使到较熟后也只是小心翼翼的问[好不好,可不可以支撑到]。

老实说,要做到说得出[别逞强]这句话,不简单。

双子日

去哪儿?

海边?
最好发泄的地方?

山上?
远离市区,忘掉烦恼?

摩天大厦顶楼?
看看夜景,忘掉其他?

我们,
允许我用这个词,
我们曾到过的地点?
重温,
最后的温柔……


再难过,
再怎么难过,
事实,会改变吗?
我还能说,我爱你吗?

接受事实吧,
我并不想骗自己,
只不过,
真心地对待,
换来这样的回报,
我还需要一些,
独自流泪的时间。


[一杯……Martini
[还有,现在几点了?]
[先生,十点,您还有两小时的时间。]
[嗯。]

手表?
我还在等着呢,
等着收那个意义重大的礼物。

手机?
它为我服务了两年,
就从你以[帮我抹手汗]当借口,
握得我的手好紧的一个礼拜后;
它没停止帮助过我,
帮助我在夜晚和你聊天,
帮助我在凌晨呼应你对我的想念;
而如今,
它可以休息了,
反正,它不会响起。


唱歌吧,
人家说,
唱歌是最好平伏情绪的方法。

我不唱歌,
你知道的。

点了一大堆的歌,
就这样坐着,
含着我的Martini
苦的,
是加了,
悲伤的眼泪吗?


画面出现一个女生,
其实并不认识她,
我对流行这种东西不在行,
你——你知道的。

她的声音很好听,
歌词更是棒,
嗯,
方文山,
这我知道。


[服务生。]
[是。]
[帮我买个蛋糕,什么都好,就是不要巧克力。]


谢谢你,曾带给我的欢笑;
谢谢你,曾帮我驱走孤单;
谢谢你,曾把我当成是朋友;
谢谢你,曾是我的一切。

谢谢你,都带走的欢乐;
谢谢你,重寻回的孤独;
谢谢你,我们不再是我们;
谢谢你,拿走的一切。


[先生,蛋糕。顺便提醒您,距离十二点只有一分钟,如果要加时请到柜台。]


点了蜡烛,
照亮了空荡荡的寂寞。

秒针只剩一步,
最后一滴泪落下……


谢谢你,周杰伦,
谢谢你,方文山,
谢谢你,温岚;

祝我生日快乐


[生日快乐]




改编自歌曲[祝我生日快乐]
词:方文山
曲:周杰伦
唱:温岚

-------------------------------------




这一篇,是我在生日那天晚上写下的,很巧的是,最后一个字打下,时间刚好是2359。

很悲伤的故事,怪就怪方文山,把[生日歌]搞得如此。
E说,亚洲人都有个死个性,就是喜欢把悲伤的心情看作是很有型的一种;
最近我的blog的死忠读者又说,我写的爱情的,是最好的。

综合一个日子,一首歌,两个人的话,
我决定就把故事定位成方文山歌词里的意境。


P/S: Duel的进展,很慢,很慢……

Thursday, 26 June 2008

Duel - 3

【玎玲~】王彝轻轻推开门,门上挂着的风铃 清脆的响了。店里传来悠扬的钢琴声,王彝环顾了四周,看见了 店中央的 店员。

【小姐,请问一下有没有卖半岛铁盒?】

【有啊,你从这边右转的第二排架子上就有了。】

【好的,谢谢。】

【不会。】

王彝 走到了 架子前,选了其中一本,走到收银处。

【喂!小周,快回来!继续练琴!】店后面 传来了 一个女人 的声音。原本 在弹钢琴 的 小周 却 在店里 跑来跑去。小小的脑袋上 反着带了个鸭嘴帽,一件比他大好几倍的衬衫,看起来特别滑稽。

【不去不去! 阿福 他爸 给他买了 最新的 魔兽世界 资料片! “胖子”技安 也有最新的 海贼王 漫画, 为什么 我就要在这里 练琴!?】

【小周,要乖。 要听妈妈的话,音乐 在未来 就是你的王牌啊。】王彝 也不知道 为什么 自己 会多事 去劝这个 素不相识 的小子,但是 这句话 还是说出口了。

【对,你看叔叔 都这么说了。快去吧 小周。】

------

王彝走着 走着。走在地下道里,是一种 很奇怪的经历,相信 很多走过地下道的人都会同意。一种 ‘嗡嗡’ 的压迫感,一种仿佛 被抽掉了 生气 的感觉。 但是,第17号街,没有。

走在这奇怪的 第17号街,处处 都是一些 神秘 而 奇怪的人,遮遮掩掩,像偷了东西一样。无可否认,这里 大部分的人 都是来买卖 赃货的。当然,也有 买命的,卖命的,卖身的,卖肾的——

【在下 王彝,特来 请教 先生。】王彝 手上 拿着 那本 【半岛铁盒】,对着 地低下漆黑 的小巷 恭敬 的说道,腰 已呈90度 地鞠躬。

王彝 口中的 先生,究竟 是何等人物? 竟能 让从来 都高高在上 的 王彝,如此 尊敬 如此 害怕?

尽管 第17号街,比其他街还要 安静 而 神秘得多, 但是 毕竟 是 做生意的地方,声音 总是免不了的。但是,这条巷子里,似乎 有某种 神奇的 力量,把所有的 光,所有的希望 都困在里面 一样。

【操!】巷子里 突出一口痰。

【谢谢先生!】王彝 脸上随即 泛出了 打从心里的 开心,他 慢慢的 走进了 黑巷子里。

【东西呢?】黑暗中 伸出了 一只 皱纹斑驳的 老手。看起来是多么的诡异 多么的恐怖!

王彝 恭恭敬敬 的 把 【半岛铁盒】 呈了上去,老手 一把抢了过来。

随即,是书被撕烂 的声音。

良久良久——

【啊——】满意的叹息。

【你想问什么?】被称为‘先生’的 老人 问道。

王彝 详细地 把事情告诉 他。

良久良久——

王彝 对着 那空空 的黑暗 沉默着,那 黑暗 也对 他 沉默着。

王彝 只能耐心地等,静静的 静静的。

黑暗中,先生 的手 有神出来了,两指间 架着一张 纸。

纸上 只写了 两个字——【贪婪】。

王彝 看得 傻眼了。也不管 是不是 不恭敬,【什么意思?!贪婪?!我很贪婪?!到底是什么意思?】

纸,慢慢的 轻轻的 飘落。手,不知在什么时候 早已 缩回去了。

黑暗中,再也没有任何 动静,没有任何声音。

王彝 只能 看着 那两个字,怔怔出神。

-----

【啊——】陈敛 痛苦地大叫,几个黑衣人 手上 戴着电击拳套,以4000伏特的高电压 激着他!

【呼——我——我到底——怎么得罪——得罪你们了?】陈敛不解,喘着气,汗流满了额头,背脊上 也早都因痛苦 而湿透了。

之中一个黑衣人 拔出了枪,指着陈敛的 双眼间,充满怨恶的说【我的 弟弟 就是被你杀的!你这狗娘养的!】

【查理!把枪收起来!你忘了 上头的交代吗?不——可——以——用——枪】为首的按下了查理的枪。

【哼!】

陈敛 不知道 究竟发生了什么事。

几分钟之前,正当 他穿着衣服的时候,房门 突然 被几个黑衣人 踢开了,他们以 迅雷 不及掩耳的速度 冲了过来,连续 激着他!

陈敛 不知道 为什么 不可以用枪,但是 现在的他 真的觉得 生不如死!莫名其妙的 被几个陌生人 如此 对付,任谁 都不想活了吧?

他 不知从哪来的 力量,一把 抢过了 查理的枪,往 自己 的脑袋 开了一枪!

------

贪婪!贪婪!贪婪!贪婪!贪婪!贪婪!贪婪!贪婪!贪婪!贪婪!贪婪!贪婪!

无边的黑暗,像充斥着 亿万个人,同时 高呼着 这两个字!那两个字,似乎已经 实体化,浮现在空中,压着 压着,压得 他快 透不过气来。

地狱——就是这种感觉吗?

他苦笑。

压迫性的 呐喊 像 怒涛一样,继续压过来!

-------

【嗯呀!】陈敛 惨叫了一下。

血,并没有像 电影里 狂喷,这是加了压制器的枪,连枪声,都是那么的小,那么的。。。微不足道。执枪的人,也许 在心里 都有某种程度上 认为自己是上帝的 元素在。 取一个人的命,就像 不小心 踩上了 一只蚂蚁。

【是微不足道——】陈敛 心里 想着,慢慢 闭上眼,除了 几毫秒 前,那 枪声 的呢喃,像 情人 在 耳旁 低语,呻吟 一样之外,他的世界 没有了声音——


【我日!都说了 别用枪!兔崽子 不听, 现在快逃!迟了就来不及了!】为首的 赶紧喊!
血,从 脑袋上的 裂口,缓缓的 缓缓的 往四面八方 流出来。

一朵 开了花的 红玫瑰。


陈敛,觉得 身体 很轻 很轻,意识 好像渐渐 模糊,旋转,慢慢的 沉到了 潜意识 的 海底。

一切,是那么的轻,却也那么的重。很奇妙的感觉——死亡 原来是这样的啊?

那几个 黑衣人,匆匆的 跑着,跑下楼。

流下来的 血条, 还是一样的慢。慢慢的,抚摸着,安抚着 陈敛的脸。慢慢地 把 脸 遮掩住。。。

红,慢慢的 变黑。。。

-------

【什么情况?】

【查理 开了一枪,现在正在逃!】

【什么?不是说过不要开枪的吗? 那枪呢?】

【留在那里了!】

【糟了!】

【啊?】

-------

几个黑衣人 快到 底楼 的瞬间,他们突然发现,好像。。。天黑了。

他们错愕地抬起头,发现 一团 黑影 以一种 人类 不可能有的 速度 飘过了 他们的头顶,挡在 楼梯口!

几个 黑衣人 的时间,似乎 在意识里 被停格了。

黑影 阴测测的笑着,却看不见 声音 是从哪里 发出来的。 这黑影, 从头到尾,就是黑! 什么 都没有!

一团 类似 蒸汽的东西,在 地下 冒着,蒸汽 极快的 聚在一块, 形成了 一个 非常 诡异 的 骷髅 面具。

闪!

只有一闪!黑衣人 全都在同一个时间 以 自己 最擅长的 能力,攻击 骷髅面具! 毕竟是 久经训练的好手,就算 大敌当前 也不会 愣着不动,任人宰割!

骷髅面具 没有任何表情。

但是,动作 却快极!迅速绝伦 地 把所有攻击 化解了,一团 像手 一样的 黑影 戳进 每个黑衣人的 身体里,使了 石化术!

当 最后一个 黑衣人 快倒下的时候,骷髅面具 伸手 接住了 传声器,对 接听的人 说【シ ア オ•ヂョ ウ, ひ さ しぶ りで す ね。】(小周,好久不见)

-------

Wednesday, 25 June 2008

一种米养百种人

[
你知道吗,

我现在才发觉到,

原来我不是人才……



原来啊,

我是,



天才。
]


马的,
天底下竟然有这种人。

虽然是在开玩笑。

假期 - 书本篇

每次一回去,一定会去书局,大大的进货一番,然后在假期前就会看完,离开后又没书看了。

当然,这次还是九把刀,但却是看到了他的本人,也买了他的正版新书,得到了他的签名。
还不满足,这次决定要把他的系列都给收集完,
目标:九把刀,猎命师系列

一口气买六本,不到几天就看完了,再把剩下的几本给买完,离开前看到第十二本,离开后的第二天看完第十三本,又没书看了。

也买了一本橘子的《只是好朋友?!》,
这是第一次看橘子的书,印象中,好像有听过这本书。

这一本,在巴士上就把它看完了。
蛮好看的,很喜欢故事里所给的某些解答,或许这就是真正的答案吧。

Anyway,
里面有看到一句回应[男生和女生真的有纯友谊?]的话:
{当你回答这个问题时,脑海中,有没有浮现谁的脸孔呢?}

这说得真是太好了,
你们呢?


藏书的证据

应该把橱都给打开的,每个架子都装得满满的。

有人说,为什么要把书留着,看完就算了,留来浪费位子。
Well,会说那样的话的人,一定本身没有看书,也不用多做解释了。
就像有人不能理解二十多个人追着一粒球来踢有什么精彩。

Monday, 23 June 2008

最好的朋友 - 品冠

你笑的時候還是很可愛 好像從來不曾給人傷害
多久沒聚會了 雙眼瞇起來問我好不好
同一家餐廳卻變了口味 再怎麼熟悉也不是滋味
曾幾何時我成了局外人 而無言以對

我已經不是你最好的朋友 是什麼讓我們生疏了太久
我生日才過 你也忘了吧 時間帶走的比想像中還多
我再也不是你最好的朋友 分開以後默默一人往前走
有你的感動 我都記得啊 為什麼那個最好的人卻只能經過

想跟你說 我過得還不壞 善感的個性也都沒有改
年少相知的人 即使過一輩子 也無法忘懷
你曉得嗎 我其實非常感慨 總算還是能撐到了現在
此刻才明白 所有的無奈 都只是無奈

我已經不是你最好的朋友 是什麼讓我們生疏了太久
我生日才過 你也忘了吧 時間帶走的比想像中還多
我再也不是你最好的朋友 分開以後默默一人往前走
有你的感動 我都記得啊 為什麼那個最好的人卻只能經過

恍如隔世這個故事 回憶的結局剩下幾個字
你說愛 終究是 一個人的事
我已經不是你最好的朋友 是什麼讓我們生疏了太久
我生日才過 你也忘了吧 時間帶走的比想像中還多
我再也不是你最好的朋友 分開以後默默一人往前走
有你的感動 我都記得啊 為什麼那個最好的人卻只能經過

為何最好的人 都只是經過

Sunday, 22 June 2008

NICE!!

Blind Solve - Result



花将近五分钟来记,三分钟来解,

成功!

Background music when memorizing and solving : Canon



我没必要骗人,只是想不到方法怎样show人而已。

欲言又止

欲言又止的感觉?

我懂,很懂。

过后才后悔没说的感觉,
我更懂。

Impossible is Nothing

22th June 2008

1138
First successful BLIND SOLVE

Blind solving is no more an impossible for me

Weee~~~

Thursday, 19 June 2008

假期 - 吃喝玩乐篇

回到槟城,当然就是吃啦。

话说星期一看完Narnia后,就赶回家,和家人一起到淡汶吃海鲜。
理所当然的,怎样都是槟城好。


接下来就是重头戏了,
话说我是个念旧的人(我是不要脸,怎样?),在今年的新年前几天,发动了一个[2006 5SA4 Gathering]召集几个中五的朋友一起聚餐。
结果,我不敢说成功,但至少有个机会和老朋友聚聚。

中五过了,就到中四了嘛。
4SB2是一个最最疯的班级,进了这一班让我改变许多,很喜欢的一班。

动了念头,话不多说,就开始召集人了。

和之前5SA4时一样,我有做出一个类似名单的,记录叫过的人,能来的,不能来的,等待确定的。
老实说,叫中四的同学是所拥有的顾虑是比较多的,毕竟分开三年了,又都是疯子,不知变得怎样了,所以一开始我都是从较亲近的朋友叫起,然后再丢给中六的朋友一个任务:帮忙把学校4SB2的叫来。

也因为这样,我不大能好好地记录到谁到谁不能到,要确定人数已成了一大难题。唯一感到安心的是,中六那么多人,应该没问题的。

结果到了当晚,一路来的习惯,我都是早到的,早了个二十分钟,
[大概十五个人。]

结果排了三张桌,我一个人坐在那里大概十五分钟,才有人出现,然后陆陆续续来了五个人。
收到信息电话确定,过不久再来多三个,有十人了,松了口气。

但有一个住非常靠近的却不见人影,问了问,果然,忘记了。
我本来就有预备有人会忘记的,但也是懒惰一个一个去通知过,有心的就会记得。

也有几个,明明说可以了,也明明知道自己在当天有活动的,也没通知一下还是什么的,就这样,zzzz
也是有几个之前通知了当天在场又叫多一次的,都不能,就算了吧。

在大概一个小时后,一个有脸的出现了,身边还多一个不是很有关系跟今天的主题的,但没关系,我不是很在意,lol

疯子就是疯子,只有变得严重的可能,不会有痊愈的机会。
一开始还需要讲些[好久不见]的话来热身,十分钟后尾巴就出现了,
也同时让我见识到,中六的故事还真是多姿多彩。

结束之前,那个住得非常靠近才姗姗来迟,但总算有来。

废话过后,他们要去找那些说可以但又没来的算账,我还要去拿大橙小白,所以就没跟了。
拿出tripod,架起相机,拍了张全体照,还有人说:[他是要当摄影师的是吗。],会用到[他]那么生疏,知道是谁了吧。
我当摄影师?太遥远了啦。

10点多,走人。

P/S:当晚穿4SB2衣服的只有我和另外一人,还有另一个更过分,穿中五的衣,有脸。

第二天,收到信息,明天七点半学校打篮球。
我不会打篮球的,但很愿意奉陪,结果呢,根本没什么人去,都只是几个熟面孔,有一个是打电话叫醒了才知道来,但这次没多带人了。
有盖篮球场装上电子计分版了,劲;scout den变得好美。
吃了饭,回家。

下午,IronMan。


肖kia回来了,六个人,包括一个即将考试的,跑到cybercafe去打机,DotA, Battle Field, Counter Strike,乱喊乱叫,一路来的习惯。
过后就照约定,到Air Itam找Anthony。
结果,不得了,本来还以为来得及的,但却迟到了有二十分钟。
只因为,只因为,大家都忙着享受最后一天的1.92

塞车塞到不爽,
[这条路你会走吗?]
[Penang GPS来的, siao siao]
话不多说,直接就转进了。

是有缩短到一些路程,但还是塞了个十分钟。

在车上就有人在说了,
[不要去到那边Anthony讲下拨底吃。]
Lol,还真的不要这样。
还好就只是在旁边的档吃。

超无哩头的日本旅行故事,再上超级大餐,
超享受。

大概九点吧,the night is still young
跑去New World Old Town,坐在里面研究Rubik’s

[去CC啦,DotA DotA]
几个看不懂又没耐心玩的不断地在吵。

最后还是妥协跟他们了,但也拉了一个人开始玩Rubik’s,不错不错。

又去打了一两盘DotA,不会玩的人,怎样都是不会玩,整场都再躲人而已,我真的是好失败。

过后,回家咯。


To be continue, 不想写了。

Orange DIY

video

Duel - 2

锵 锵——

一片黑暗。


但高手过招,需要的,只是听觉,



气息的感觉。


没有电影里夸张的刀光剑影,持续着快速的移动,欺近对方,又即刻跃向另一个方向,兵器的相交,没有第三声的出现。

先发制人,是这场打斗的关键。
在取得先发之前,可不能让自己落后;
隐藏自己的气息比找出对方的呼吸更为重要。


[嘿,累了吧,脚步慢了半秒,呼吸快了半秒。]
东北方向!

不!
[你的破绽出现了,]
西南?

[倒数吧,再多十秒,]
植语术!

[十,九,八,七,六……]
每一声都从不同的方向来。

哪里呢?

不,
感觉气息才是对的。

[五,四……]

稳下来,稳下来!

[三,二……]

这里!

----------------
[呼,呼——]

即使像王彝这样出生于亿万富翁之家,从小就被教导什么是“教养”的人,也无法不对这个缠绕他近千遍的“恶梦”感到气愤。


[那是什么样的一个梦,好令人回味!]
当他第一次梦见的时候。

[什么嘛,都没结局的。]
当他第五次梦见的时候。

[糟糕,是不是金庸看太多了。]
当他第十二次梦见的时候。

[啊啊啊啊啊啊啊!!!]
当他第一次为这个梦境发飚,第二十三次。


而现在,第九百五十一次,
[免疫了吗?]
他苦笑。

有钱使得鬼推磨,
既然是亿万富翁,有什么解决不到的?


解决方案一,
最科学的方法,
心理医生。

身为心理科毕业的高材生,王彝很清楚没有一本教科书上可以解释不断重复的梦境,尤其,重复九百多遍的。
请教过的师傅前辈,无一不摇摇头说听都没听过的事,更别说理解了。


解决方案二,
王彝也不是那种什么都讲究科学的人,
算命佬,他的第二选择。

他选择昏暗的地下道,而不是庙外面一般坐着的算命——更为准确是解签者。
如果有能帮到他的算命师,他相信,就是那个地方了。
平凡的人绝对不平凡——
他本身就遇过这种人。

地下道,
人称十七号街,充满潮湿味道的传奇地下道。


关于十七号街的传说,

有人说,里面充满了流氓,异于普通地下道的小混混,这里的都是大哥级的,
逃犯,
通缉犯。
这是,死神主宰的十七号街。

有人说,它就像哈利波特里的万应室,你有需求,符合了十七号街的条件,就进得来,然后,得到一个你满意的答案。
而条件是什么,没有人知道。
这是,无可预料的十七号街。

也有人说,它是训练地狱,传说古时战神关羽也曾经在十七号街呆过一阵子,在这里掌握了青龙偃月刀的诀窍,也或许,青龙偃月的出生地就是十七号街。
这是,变强的捷径,十七号街。


十七号街,充满了十七个传说,上万个故事的十七号街。

---------------

十七号街在哪里?
传奇是那么容易被找到的吗?

既然能知道十七号街这个经典的地方,当然也还知道更多的东西。

王彝的工作使他接触到很多来历不同的人,更使他听过,看过,甚至[偷窥]过很多想象不到的故事。

他到现在还清楚地记得,当那个号称把赚钱当作兴趣,每天报纸上的经济版一定会看到他的吴大亨,出现在他那让每个人一眼就觉得很熟悉,一踏进来就认定了那是[家]的感觉的办公室时,他心里有的异样感觉。


吴大亨环视这个压根儿比不上他家佣人房间的办公室,眼睛最后停留在坐在沙发上,好整以暇的王彝。

[请坐,吴大亨。]
[不用叫得那么生疏,想当年我和你父亲也有过生意上的往来。] 说着,吴大亨也走向王彝另一头的沙发,很有大老板风范地坐了下来。

[大老板,你可真闲啊。] 王彝不想接吴大亨的话,也同时把他的专业水准发挥出来,忘却心中对吴大亨突然的出现所产生的疑惑。

[八一年欧洲超级品牌,号称历年来最成功的作品,水星沙发。不错啊世侄,全球限量五十套的好东西也给你找到。] 身处金字塔顶端的吴大亨,当然对享受生活很有研究。

[人都喜欢舒服的,不是吗?] 职业性的微笑。

吴大亨微笑点头,似乎对这个答案很满意。


聊天是每个心理医生的强项,
充满吸引力的声音,配合上[家的感觉],再加上舒适度满分的水星沙发,吴大亨在王彝面前,不过是一个毫无防备的中年人。

从聊天的内容里,吴大亨不经意的透漏了一些他不断维持成功的事情。
王彝不是个不道德的医生,但吴大亨脑袋里的秘密太引人一窥究竟了。

[反正我没拿走他什么。] 王彝心想。


就这样,王彝看到了第十七号街,一个让他心跳加速的故事。


进入十七号街之前,他也没忘记必须做的功课。


---------------

Wednesday, 18 June 2008

Doubt

刚刚走在学校里,看到许多找人租屋子的传单。

[为什么看到的都是"for girls"的。]
友人说到。

欸,为什么呢?

就从"for girls"这两个字开始说起。
Common Sense,for girls,当然是因为家里都是女的,所以才限定女住客。

换个状况,
家里都是女的,但不是"girls only",你说,还会有剩吗?
不是我自己要把男生丑化,但事实就是这样,而且住跟女生也真的是有好处的。

再换个状况,
都是"for girls",换句话说,就是没有"for guys"
难道……有人会因为上述的原因而限定"guys only"吗?
再一次,这是事实,不是在丑化。

而完全没有限定的,就是照单全收,几率比"girls only"的多上了一倍。


为什么都是"girls only"?
显而易见了吧?


别问我为何没说到[都是男的,但却"for girls"]的状况;

看到都吓跑人了啦。


如果是倒反呢?

也吓跑了啦,危险啊。

Tuesday, 17 June 2008

礼物

本来已经躺下去了,但突然想到一些事情,忍不住要写一下。


当一个女生在一个男生生日的时候送他手表,
代表什么呢?


哇哈哈,我不懂,不过对于我,这代表着……




意义非凡

哇哈哈哈哈哈

Sunday, 15 June 2008

假期 - 电影篇

看了蛮多戏的,

第一部,
The Chronicle: Prince Caspian
比起第一集,这一集有更多的打仗画面,也自然的,更为气势了。
故事呢,就不像第一集那样较接近小孩子的了。
是还不错的。

第二部,
Iron Man
老实说,这种戏我都不大看的,[这种]在说的是Spiderman,Superman之类的,更为简单的一句,就是Marvel的戏。
并不是再反Marvel,Marvel创造了那么多个让人印象深刻的角色,是功不可没的;
不喜欢呢,也其实说不上实际的为什么,可能看不习惯把卡通角色[人物化]吧。
但朋友叫到了,也没什么好选择,就是它了。
没想到Iron Man的人类化身是这个死人样,在刚出场时还以为他是坏人角色(但其实说起来开始他倒不是什么令人喜欢的角色)。
就一样的,很有气势;故事呢,千篇一律,一定是有坏人使用超能力想要做坏事,然后主角就用尽一切方法,甚至冒着牺牲自己的危险破坏坏人的[好事]。
不要说hao xiao,看这种戏不能太理智。

第三部,
The Super Hero Movie
他妈的烂戏。
一部我根本就不会起念头去看的戏,在观念里已经认为它是烂的,看了之后才发觉到我对于[烂]想象还很不够。
说了那么多,还不是看了?
Duh,对,就是看了。
朋友叫到,到了那边,看一看板上有什么戏;错过了最后一场的SpeedRacer,其实也是一部我不会看的戏,看trailer根本就是小孩子戏来的,但有朋友说很有型,就本来还蛮想看的,但错过了,也没法。
没法,必须强调,没法之下,选了这部烂戏。
你说看戏不用那么理智,好笑就可以?
想象一下有一部戏看了会让你觉得很空虚,笑得很空虚。
笑点出现的当下,你会笑,笑得很疯;但下一秒钟,如果你有去想的话,你会迷失,你到底在笑些什么。
看完整出戏,感觉非常空虚,非常……

第四部,
Kungfu Panda
一部在上映之前充满疑惑的戏。
疑惑,因为一直看到它的poster,但却不知到底是什么样的戏,直到上映前几天才听朋友说是animation
就在不久后,看到了报纸报导,Lucy Liu, Angelina Jolie,成龙配音(其他的我不知道是谁>.<) 但就是衰在我忘了谁配谁,看戏时也没仔细去听。
成龙是猴子,Lucy Liu是蛇,Angelina Jolie是老虎; 给那些看过的,没看过的。
再一个讯息,没看过,即将看的,看完后别急着走,后面还有一小part
好笑,好看。
也想看一看广东版,陈奕迅的配音。

第五部,
The Incredible Hulk

还记得我在第二部所说的吗?
对,我不大喜欢看Marvel的电影。
但这一次不算是应朋友的酬的,都是我叫的人,算了,无从解释。
这一个就感觉有些逊色了,看Marvel的戏,都是想要看超人而已,但这部戏的主角一直避免自己成为超人,
那不就没东西看了……
还是有变到啦,但,看得不是很过瘾。
再一次,记得上面说的吗?不要讲hao xiao
也是有P/S:那个喝到变种汽水,出现大概三秒的老人,是Marvel的创办者。
戏的后面,出现那个欠打的,IronMan,Stark


五部,到此为止。

还想看的有:GetSmart,Wanted
目前为止

Thursday, 12 June 2008

Duel - 1

流过了他的手背 慢慢的 慢慢的 滑下手枪 冰冷!

一抹黑影 闪过了他的 眉间 只是一闪。

影子 闪了,他也 闪了。影子快——他也快。

“砰!砰!砰! 砰!砰!砰! ”清脆的枪声,震破了夜空。

连续六发!影子 突然从一个尖角疾冲过来! 他也以 极快的身法突然改变 方向——转身,箭一样的冲向影子。

杀气!

他眼中,只有专注,只有敌人,任何其他事情 都不是很重要。

------

【又是这个梦?】他不禁 自言自语。

背脊上 全是冷汗

他摸着额头,咬着牙,企图把梦境的感觉 推置脑后。他知道 忘记 是不太可能的—— 毕竟 同一个梦 想忘记四千多遍的话 还是忘不掉的话 那就 应该是很难忘的吧?

越是想忘记,说不定还会受到反效果,记得越清晰呢

像情人一样 的缠绵, 一样的痴情,他——

很讨厌这个感觉。

站起身来 洗了一下脸,破裂,沾满血迹的镜子里 映出的人,他最清楚不过——然而,似乎 还是有种 玄妙 的隔阂。 他解释不清楚,也不想浪费时间去解释这些无聊的事情。

满脸的胡渣,近灰的黑发,条码型的纹身 在他脖子上。

他不太清楚,那些纹身 是什么时候的事情,也不是很清楚记得 上面的 代码 代表着什么但是,好像相当重要的吧?

【他妈的!】破裂的镜子上 多了一些裂痕,多了一些血迹,剥落了 几片。

黝黑的皮肤上,青筋暴露;他,像猛兽一样的 喘着气,瞪着眼。

狰狞,恐怖。 他自己甚至 也有些 吓到自己。

【呼——】他望着天花板,试图把那零碎的记忆 重组。

白得发灰的 天花板 就像 他如今的脑袋一样——空白,荒芜。仿佛 千古的恶魔 对他的嘲讽一样。

------

【目标什么状况?】在他对面一条街的 黑暗处,一个看不清的人影问道。

【发现了目标,似乎刚苏醒,已经通知了伙计。】

【嗯】第一个人 看着 那脏兮兮 廉价屋,若有所思。

【陈敛啊 陈敛你究竟在这里 呆着干嘛?】这句话,他没说出口。

------

在很远的一个地方,两个看不清的人 正喝着 下午茶,下着棋。

【喔嘿,该你了——】辨不出 是男,还是女。

】另一个 沉默。他的嘴,似乎很少开,很少说话,第一个人 偶尔 甚至 还有点怀疑 这个人 根本不吃东西 的,他的嘴 就像 刻在石头上 的一个裂缝,一道疤,吃东西 和说话 这两个 活动,他似乎都不会。但是 他棋 可下的一点都不含糊

】第一个人 沉思。

【对不起,打搅了 二位,刚才 我们的 线人 通知我们——已经找到陈敛了。】一个穿着 很笔直 很正规 西装 女性,不疾不徐 地说。她 鼻梁上 架着 塑胶框 的眼镜,淡妆,头发 很整齐的 束成一个 不太长 也不太短 的马尾。她 不算很美,但是 很懂得 打扮,很懂得 怎么能让自己 让人 看了最顺眼,最能 听她的话。

第一个人 眼前一亮,言语钟 很难掩饰 自己的兴奋【喔嘿,终于找到那家伙啦!】

喔嘿,好似 是他每个句子 的开头

】第二个人 依然沉默,似乎 找不找到 陈敛 这个人,跟他一点关系都没有。但 第一个人 知道,陈敛 他来说,比任何人 都还要重要!

------




Edited on 15/6/2008

Duel - 前言

最近,和远在加拿大的E多话起来,源头应该算是FaceBook,一大堆applications,我玩他也玩,就互相讨论起来。

当然,话题也不只限制于那些东西上面,我和他本来就有话题的,虽然很多都是无聊的,但连废话都能拿来聊,这才叫朋友嘛。

话多到什么程度?
用之前常用的[形容],
Decrypt chat log的时间差不多要二十秒 。
不懂?算了,这不是重点,有些东西只有知道的人才会知道,不知道的永远都不会知道。

好,不再废话了。
会用到[chat log]来形容,因为有去打开到它;
无缘无故又怎么会打开呢?
因为我想看一看,一个有趣的想法是如何产生的。

E和我都是有看书的人,
昨天,E无意间提到了网恋,也自然的说到了痞子蔡,[第一次亲密接触]。
说着说着,他蹦出了这句话[或许 执着 对于当时的我 也是一种骄傲,一种 自尊]。

我当时并没有被他的高深的言语给吓到,反而看到的是,一大堆的space
[断句 有点距离 有点 可以 停下来 细细品味 的 节奏 的感受]
他说的。
[电影 需要 配乐 文章 也可以 混合着 无声的 音乐]
还是他说的。

我回了一句,
[你去出本书,没有标点符号的,一定大卖]
为什么?
简单嘛,现在的人,什么都要不同,什么都要创新,给他们看到那么特别不同的东西,不买就跟不上潮流了啦。

我知道,废话毛病又来了。
我很久没写东西了,现在有心情,就让我写下去嘛。

重点真的出现了,
E说到,他有几个故事的概念,我也告诉他,我也在构思着一个故事。
我们都在幻想可以写上一万个字,但也同样有着一个缺点,
都不大会实践。

说着说着,就说到了[接龙故事],一个人写上一千个字,传给下个人写。
乍听下,还不错嘛,至少一个人的三分钟热度可以延续到六分钟了(当然,我不奢望这个游戏有几个参赛者,就我和他,两个人,但真的有兴趣的,欢迎)。

真的,就不多说,E在半小时后传给我一份文件[第一枪]。

我选择不把[第一枪]当作故事名称,是因为我也有了下一章节的构思,[第一枪]不适合。
而[Duel],决斗,很符合我和他两人在写故事上的决斗,也让故事更有遐想。

在反复的讨论后,我们敲定,一星期一篇,Every Thursday is story day,
就像看漫画(好吧,这句没意思的)。

这个游戏有趣的地方就是不能铺陈太久,故事很可能在下一个人的手里大起大落,也不能干涉些什么;
但E丢给我一句话,[always keep the suspense up]。

好,我会遵从的,
看官们,就别埋怨了呗。

Wednesday, 11 June 2008

Coming Soon

Something.... interesting.... is coming.....


Be prepared.....

Tuesday, 10 June 2008

自言自语

熬夜?

不再熬夜了……

快言快语

错过的人事物,
还会得到吗?

逝去的情谊,
还会回来吗?

当[你好吗]三个字都会是心碎的凶手,
一切,还有什么意思呢?

再多的数字,
又能代表什么呢?

Monday, 9 June 2008

风筝 -- 孙燕姿

我不要 将你多绑住一秒
我也知道 天空多美妙
请你替我瞧一瞧

天上的风筝哪儿去了
一眨眼 不见了
谁把它的线剪断了
你知不知道

从前的我们哪儿去了
路太远 我忘了
如果你想飞我明了
你自由也好

我不要 将你多绑住一秒
我也知道 天空多美妙
请你替我瞧一瞧

看你穿跃云端飞得很高
站在山上的我大声叫
也许你呀不会听到
把梦想找到 要过得更好

我不要 爱情的低潮
我会微笑 眼泪不准掉
我很好 后来的你好不好
你会知道 我没有走掉

回忆 飞进风里了

天上的风筝哪儿去了

Great?

Oh great,

Great,

OH GREAT,

Great great,

GREAT,

Oh, great,

Great,

GREAT!


It hurts, a bit,
although it's not unexpected.



GREAT!!

Sunday, 8 June 2008

我很废

农历五月十二,是什么日子?

Friday, 6 June 2008

废……

When you sneeze once,
[谁在我背后说我坏话!]


When you sneeze twice,
[Aiyer,谁在想念我~]


When you sneeze three times,
[...]




感冒了啦,傻瓜!

创新高


刚刚最新的Statistic,
90 page views,
要谢谢一个人的帮助,
一个不认识,只通过blog交流的人。

Sunday, 1 June 2008

九把刀,我就喜欢

刚刚,重看回[那些年,我们一起追的女孩]。

还是一样的感觉,非常好看,非常享受阅读的过程。

故事,没有王子和公主从此过着快乐日子的结局,因为它不仅仅是一个故事,更是一个作家柯景腾(既九把刀)的青春。
人生像一部电影,但电影有无数个NG镜头可以重来;人生,错过了,就是失去了。

我想柯景腾不会对故事的结局抱有太大的遗憾,
毕竟,他努力过了,他为爱情友情付出了很多,他也因此找到了他要成为[故事之王]这个目标。

很喜欢他说的一句话,[你的答案让我知道我对你的喜欢,原来一直都是有回应的,而不是我一个人在跳舞,这对我很重要。]

在任何事情上,每个人都有需要肯定的时候,每个人都需要[被肯定]所带来的动力。
他追了她八年,虽然他是在放弃后才知道女孩的答案,他还是释怀了,至少,他有得到回应。

他的青春,很精彩,很惹人嫉妒;
我有资格拥有那样的年少疯狂吗?

我们的故事

[嗨]
[哈咯]
[最近好吗,在做些什么?]


什么时候,我们变成了会说[你好吗我很好]的那种关系。

一切,一切都在那件事后变了吗?
根本是没什么大不了的事,
为什么?为什么我们会变得这样?

“最近好吗”
好陌生的对白,
我们,我们有沦落到需要拿这个来当开场白吗?

[我很好]
在我们的关系变得这样后,我还能回答我很好吗?

我很好,只是眼泪不听使唤的往下掉而已。

我很好,只是我们的关系再也不能变得像以前那样好。

我很好,只是因为啜泣而颤抖的身体再也站不稳。


会不会,
会不会有哪天,
我们变成了,
只是擦肩而过的陌生人

Saturday, 31 May 2008

I'm GerrardChong, I'm not GerrardChong

最近有一点迷上Facebook,
我以为我不会喜欢类似这种交友网站的东西的,
但里面有很多奇奇怪怪的东西可以玩,
用来打发时间蛮不错的。

里面有个写上自己的status的东西,
格式是,[你的名字][写上你在干嘛]
For example,


重点来了,
gerrardchong只是我的网上的昵称,
我并没有[Gerrard]这个英语名,
会选这个昵称,是因为Liverpool球队的队长,Steven Gerrard,是我喜欢的球星。

就那么简单,
在网上,我是gerrardchong;
现实世界里,我不是。

给那些在网上认识,然后初次见面时叫我Gerrard的,没法;
但我会写这一篇,是因为有一个小学朋友,经过网上的重逢,在遇见他后,他不是叫我的原名,而是Gerrard


不要那样叫我,我会认不出自己啊。

A Week

25/5
Sunday
赶飞机,
一整天下来,累死了,少见的在下午睡了一两个小时。

26/5
速解教导,很有潜质,不错。
计划不被变动影响,
2.45pm
The Chronicle of Narnia: Prince Caspian
撇开故事情节不说,我非常喜欢戏里不断显现出来的气势,看了热血沸腾。
GSC一贯的风格,拖拖拖,结果看完出来已经五点多了,我还要买我的Rubik's Revenge啊。
稍微拉开话题,你们可知道其实扶手电梯(Escalator)也有类似高速公路上的规定吗?
这是我在电台上听到的,就是说如果不是赶时间,又或者不愿意爬阶梯的人,其实应该都站靠向左边的,右边是应该空出来让那些赶时间的人行走。
问题出现了,很多,应该是说全部情侣都会像连体婴那样,就算分开短短十秒都不行,那他们应该怎么做呢?
一个站高一阶往前怀抱不行啊现在?这是DJ的说法。
不是在废话,想说的是,当时我在赶时间,就用跑的下楼,但不断地被阻挡,也有些烦了,当时就决定了[Keep left if not overtaking],我一定要做到这一点,自所不欲勿施于人。
会赶时间,因为晚上吃海鲜大餐。
槟城就是好,
对,我就是说吉隆坡烂!XD

27/5
脑袋一片空白,
我忘记我在这天做什么了。

28/5
4SB2聚会,
7点的约定,我身为催动者,六点八个字就到了。
[十五个人]
还说得那么好听哦,看着分针不断逼近十二,心里也有些挫挫,等下没人来嘛惨。
还好都慢慢出现,虽然也是没有十五个人,不错了。
很享受那种感觉,疯狂的人,又聚在一起了。
10点多,回家了又出门,拿取大橙小白,花了两个小时装起来,手都痛死了。

29/5
九把刀的约定!!!
也不用多说了,超兴奋。

30/5
说什么七点半要打球,害我六点多爬起来,结果去到学校都没人,硬硬call了才来一个。
也不用说打到怎样,就是烂,一路来都不会打篮球的。
4.45pm
Iron Man
也是撇开故事情节,超有型。
GSC,还是拖。

Friday, 30 May 2008

参见,九把刀

话说29号的夕阳时分,
走到某家报馆的小礼堂,
后面摆着一堆书,
买了生平第一本正版书,
[绿色的马]


奇怪的名字?
当然,它可是九把刀的作品。

还附送磁铁,不错不错。

我大概是第二十个人,就赶快跑到前面去抢好位。

接着,
老大登场~~

老实说,看到他的出现,心跳有加速

专注的刀大

刀大与Mac

刀大的Mac

Mac果然很美

演讲主题

人生就是不停的战斗
很热血吧,至少比类似[做个快乐的人]好太多了

刀大风采



手上的是我看的九把刀的第一本书,

也是我觉得最烂的一本
[靠,它很棒。]给老大听到我那么说,他一定会这样回答


老大作品集

超喜欢的对白

很奇怪的书名?

都说他是九把刀了,还问!

他,就是九把刀;
他,就是有那个能耐

刀大名言




刀大也是漫画迷

海贼王

Rock Lee


过后,当然是签名会啦。

5.29 Woo Hoo


video
主持人比书迷们还紧张啊。
video

四连解

5x5x5 4x4x4 3x3x3 2x2x2

Ignore the messy table.






打乱的




叠叠乐


四连解
video
Music: Bad Day by Alvin and The Chipmunks

Don't ask me why I put this song, just because I wanna use it.

Thursday, 29 May 2008

Rubik's Collection

结缘了半年,无可救药爱上它(们)


8+1粒,不可忘我的首任老婆,虽然已壮烈牺牲。

一个一个介绍

东贤双二阶

姐姐送的,没什么特别,两粒算是个别独立的


官方三阶锁匙圈

友人送的,算是我的第三/四个魔方收藏,
太小,不好转,也不敢当成锁匙圈来用,收就好


官方二阶

也是友人送的,我的第三/四魔方收藏,
是蛮滑的,但就是不能准确的固定位置,不好转


官方三阶

第二粒魔方,玩得最久了,也最残了,差不多可以退休了


组装三阶

台湾人管叫这[小白],也姑且那么叫吧


组装三阶

它就叫大橙吧


官方四阶

超超难转,算了,收藏


官方五阶

很大,很有分量,润滑后还蛮好转的,但也是收藏


最后,
大合照

一尺高,有吧?

他就是不一样,他是九把刀




9.20pm
他应该还在槟城中路,
要去的就赶快吧
XD

都是我

付出的是我
想方法补救的是我
迁就的是我

得不到回报的是我
得到一句对不起的是我
得到痛苦的是我
眼泪流的是我
错的都是我

烦的是我
胡思乱想的是我
承受结果的是我
努力的是我
坏人还是我


很多事情的发生,都不是单方的
在询问为什么之前,可以先问问自己为什么
自问做得够多了,但当做的一切都碰壁时,谁还有那个能耐继续下去呢

不在乎的话,不会生气,
不在乎的话,不必心烦,
不在乎的话,眼泪可以省起来

每样东西,都有它的极限;
而得不到的谅解,是它的催化剂

Finally, they came!


What is this?
Ta-da, clue's at the top right corner.


Now you know.


The edges


The corners


The centers + caps + center cross


The lubricant


The orange pieces, sprayed, waiting for it to dry


The white is done.


The orange without caps, waiting for the last adjust on tension


Done!


Different angle


The white


The new one


The old one


Group picture.


Woohoo


Stack 'em


Yea, stack 'em


Still standing?


Still standing!


The scrambled cubes.



3 continuous solve was 1.51 minutes, I need to get use to the new cubes.